• <track id="mm1g5"><ins id="mm1g5"></ins></track>

    <mark id="mm1g5"><big id="mm1g5"></big></mark><track id="mm1g5"></track>
    <b id="mm1g5"></b>
  • “名師帶徒”計劃成果展示之十四:麥豆

    (2022-01-11 11:26) 5964959

      編者按

      江蘇作協“名師帶徒”計劃源于2018年10月省委、省政府《實施江蘇文藝“名師帶徒”計劃工作方案》,共有20對文學名家與青年作家結為師徒。厚培沃土,春播秋收。在此,我們開設“‘名師帶徒’計劃成果展示”欄目,展現文學蘇軍薪火相傳的良好態勢。

      一、麥豆簡介

      徒弟:麥豆

      麥豆,中國作協會員,現居南京。參加第30屆青春詩會。入選魯迅文學院第31屆中青年作家高級研討班。曾獲漢江安康詩歌獎、紫金山文學獎等。出版詩集《返鄉》《在皇冠鎮》等。

      二、麥豆創作成果展示

      2019年

      發表

      1月

      《樹上的蘇格拉底(組詩)》

      發表于《詩歌月刊》

      2月

      《地圖與贊美詩(組詩)》

      發表于《草堂》

      3月

      《渴到底是怎么回事(外二首)》

      發表于《四川文學》

      4月

      《舊天堂(外一首)》

      發表于《中國詩歌》

      《麥豆的詩(十四首)》

      發表于《鐘山》

      《螃蟹和南瓜花》

      發表于《江南詩》

      10月

      《擦星星的人(外一首)》

      發表于《詩探索》

      11月

      《鯽魚》,

      入選《<揚子江>詩刊二十年詩選》

      《玫瑰(組詩)》發表于《詩刊》

      《麥豆的詩(組詩)》發表于《漢詩》

      出版

      詩集《在皇冠鎮》,長江文藝出版社2019年10月出版

      獲獎

      2019年12月獲第四屆中國“劉伯溫詩歌獎”(提名獎)

      

      2020年

      發表

      1月

      《去宜興(外一首)》發表于《詩潮》

      《那些不能渡江的事物(組詩)》

      發表于《廣西文學》

      《狗吠》發表于《星星》

      《麥豆的詩(四首)》

      入選《中國年度作品(2019詩歌)》

      《擦星星的人》入選《2019年度詩歌》

      3月

      《一只烏鶇》發表于《詩刊》

      《天空沒有一只飛鳥(組詩)》

      發表于《文學港》

      4月

      《登翠屏山記》發表于《滇池》

      《生活(組詩)》發表于《安徽文學》

      6月

      《冬天的香樟果(組詩)》

      發表于《飛天》

      7月

      《晚歸(組詩)》發表于《星星》

      《一只烏鶇》

      入選《2020年度網絡詩選》

      《夜燈》發表于《詩刊》

      9月

      《窗戶與喜鵲(組詩)》

      發表于《作家》

      11月

      《擦星星的人(組詩)》

      發表于《綠風》

      獲獎

      2020年10月,獲“海子杯”全國詩歌大賽三等獎

      2021年

      發表

      1月

      《白鳥與飛鳥(組詩)》

      發表于《詩選刊》

      2月

      《我和門(外四首)》發表于《山花》

      3月

      《瞬間斷章》發表于《上海文學》

      《柔軟的花枝》發表于《十月》

      《鷓鴣》發表于《詩刊》

      4月

      《麥豆的詩(組詩)》

      發表于《特區文學》

      5月

      入選《中國青年詩人作品選》(2020)

      6月

      《遙遠的生活(組詩)》

      發表于《詩選刊》

      7月

      《蜜蜂(組詩)》發表于《詩歌月刊》

      8月

      《麥豆的詩(組詩)》發表于《漢詩》

      10月

      《麥豆的詩(組詩)》

      發表于《邊疆文學》

      《真理或意義(組詩)

      發表于《膠東文學》

      即將出版

      詩集《一個走在途中的人》,長江文藝出版社,2021年12月出版

      

      三、麥豆的詩

      移植草坪

      人類栽種了

      它們,但它們

      并不渴望

      人類再次走近

      它們毛色發黃

      局部已經枯死

      天空下著小雨

      它們拒絕我走近

      在已知的路上寫詩 

      相信一條路可以帶來靈感

      就像相信它

      可以帶來財富

      這是一條路旁有樹

      路上有人

      與寂靜河邊的那一條

      人跡罕至的那一條

      迥然不同

      它是世界

      向我敞開的部分

      它不是空白

      不是隱居叢林

      河邊的那一條

      現實的那一條

      已經覆蓋一層厚厚的柏油

      冬日斑鳩 

      冬天的加拿大

      楓樹,已經落光葉子

      站在無葉的枝頭

      無人發現你站在那里

      但你卻突然鳴叫起來

      當我從樹下走過

      這讓我抬頭望你——

      你的鳴叫聲多么憂傷

      正午的敲擊聲 

      敲擊聲自東面傳來

      敲擊聲從高處

      沿著一條直線

      抵達我的耳朵

      敲擊聲從霧里傳來

      敲擊聲在霧里

      拿著鐵錘

      敲擊一塊鋼模

      那里也正有一個人

      與我一樣的人

      在正午時分勞作

      又見鳥巢 

      雨天,看到落光葉子的樹上

      喜鵲搭建的鵲窩

      我便會想起媽媽

      說的一句話:鳥巢

      受神的庇護

      雨水不可落進其中

      如今,我已年近四十

      愈發覺得媽媽的話

      有未加闡明的真理——

      雨水是善良的

      喜鵲是善良的

      老天是善良的

      母親是善良的

      心安 

      路邊的電箱

      燃氣管道

      要么寫著:

      有電危險

      要么寫著:

      受法律保護

      與柵欄無異

      電和法律

      無處不在

      我們的恐懼

      讓我心安

      巨大的陰影 

      飛鳥從窗口走過,

      巨大的陰影

      掠過我們吃飯的餐桌,

      令我心頭一驚,

      隨即我便意識到,

      我們住在六樓

      窗口走過的

      不可能是一個人類

      我們住在六樓

      巨大的陰影

      只能來自一只飛鳥。

      路遇一輛自行車 

      將它從地上扶起來

      它無法從地上

      自己站起來

      將它的龍頭把

      磨正,它不會

      自己扭動腦袋

      將它歪掉的坐墊

      轉向前方

      將它在停車位上

      停好,擺正

      使它看上去

      像一輛人類使用的自行車

      俯身,行動

      我意識到詩

      以及扶起自行車的意義

      我們仍是一個個走在途中的人

      兩只鷓鴣 

      雨天,它們仍在雨中

      覓食,如果一條路

      我們可以繞道而行

      就請讓它空著

      兩只雨天的鳥

      比人類更需要它

      盡管路面光禿無物

      這也只是人眼所見

      它們以何為食

      我們并不清楚

      午休時分 

      一個不變的時刻

      我在其中

      穿越,猶如穿越

      一個沒有盡頭的長廊

      中午時分令我困乏

      沿途的嘈雜

      在寂靜的世界里

      意味無窮

      它生養了我

      卻無法讓我停留

      我在長廊中穿越

      無法停下

      一個命令

      我緊緊跟隨它的腳步

      現身的事物

      無法讓我停留

      尚未現身的

      閃著白光

      在走廊的盡頭

      沒有時間

      只有困頓

      只有我的腳步領著我

      我的腦袋

      領著我

      穿越,穿越在白色的午休時分

      一個沒有盡頭的

      活著的

      白色走廊

      早晨,在遙遠的海邊 

      走在一層松軟的沙上

      感覺那么真實

      走在一個遙遠的海邊

      離故鄉不遠的地方

      在回憶中行走

      腳下的沙灘

      突然變得堅硬

      漸漸地與石子、水泥

      凝固成一塊石頭

      醒來,走在堅硬的

      混凝土樓梯上

      沙灘消失

      大海退回腦海深處

      堅硬的樓梯

      也是一個多年之后的回憶

      所有的回憶

      都是那個人

      那個曾經落滿灰塵的樓梯

     ?。ㄔ陌l表在《邊疆文學》2021年第10期)

      四、名師點評


    結對名師:胡弦

    胡弦,江蘇省作家協會副主席,《揚子江詩刊》雜志主編。曾獲魯迅文學獎。

    麥豆近作的一點感想

      麥豆近期作品,主要指近兩年來的作品,形式上看起來幾無差異,但其內涵已發生較大變化。他的大多作品都在上班途中或中午很短時間之內完成,這決定了他詩歌的外形看上去永遠處于一個未完成的“短小”狀態,但若是將這些“幾無差異”的眾多作品放在一起觀察,我就會得出這樣一個結論:麥豆的所有詩歌都是同一首詩歌。他對日常生活的反復書寫似乎就是在追問“日常”為何物。

      麥豆詩歌的形式就是他詩歌的“內容”,也就是說他的詩歌書寫,已經轉化為一種形式本身在創作。如果僅就“太陽底下無新鮮事”這個層面來看麥豆的詩歌,詩歌內容幾乎都在重復著日常的生活,但就其詩歌對詩歌這種文體來說,他的詩歌寫作構成了詩歌的一種新的“表達內容”的可能。他所表達的“內容不在文本之中”。他近乎白描的詩歌語言、不斷重復的詩歌形式本身就是生活和事物本身。

      這就不得不回到麥豆本人經常所說的“物意識”,回到物其本質就是回到感性直觀的那個現場,那個規律尚未自己形成,也尚未經人之口說出的那個時刻,那個時刻屬于靜默的觀察。所有要說的已經在其中潛伏,所有沒有說出的正在其中生長,是神性與人性共存的一個時刻。麥豆之所以強調作者只提供一個自在的文本,而很少在文本中灌輸自己的學識,就在于他對這個瞬間的理解:瞬間即永恒。他回到了亞里士多德的時間概念:時間是無數個“現在”的集合。

      麥豆之所以將事物保持在沒有展開的起點,是因為他相信那個起點就是源泉,就是那個催生一切的力,保持住那個物的主體地位即保持住了整個世界的基礎。同時,麥豆認為,保持住事物的純粹性即等同于保持人自身的純粹性。他對自己的詩歌寫作——遭遇不豐富、無情感的判斷——胸有成竹,他預先知曉了現象對本質的種種鏡像式解讀,他知道純粹性本身是怎么回事——需要不停面對一個豐富的現實的世界。

      這樣說來,就很好理解麥豆的口語詩歌寫作:他將詩歌本身等同于一種純粹的形而上的生活的本質,而非包羅萬象的那個生活。如此,并非麥豆不知道那個豐富性的可貴,而是他選擇了豐富之下那個純粹的本質。也因此,麥豆的詩歌寫作具有一種哲思性,一種概念生存的形式。也即他自己說的:將詞語還給事物本身,讓詩歌像事物那樣,回到“那個物”,以喚起人對世界最初的命名的那個時刻,那個時刻,麥豆將它的豐富性保留給了讀者。

      基于此,麥豆的寫作是一種自發、自覺式寫作。他認可這種寫詩行為的存在,“寫”本身即意義,寫什么對他而言已經不那么重要。麥豆之所以這樣來界定他的詩歌寫作,在于他對詩歌閱讀的理解已經不僅僅停留在書齋層面,他的詩歌寫作本身直接傳遞給讀者一個信息:寫即存在。從理論向實踐過渡似乎是“麥豆的詩歌”要表達的另一層含義。

    欧美日韩在线精品视频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