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ack id="mm1g5"><ins id="mm1g5"></ins></track>

    <mark id="mm1g5"><big id="mm1g5"></big></mark><track id="mm1g5"></track>
    <b id="mm1g5"></b>
  • “名師帶徒”計劃成果展示之八:趙菱

    (2021-08-27 16:47) 5959058

      編/者/按

      江蘇作協“名師帶徒”計劃源于2018年10月省委、省政府《實施江蘇文藝“名師帶徒”計劃工作方案》,共有20對文學名家與青年作家結為師徒。厚培沃土,春播秋收。在此,我們開設“‘名師帶徒’計劃成果展示”欄目,展現文學蘇軍薪火相傳的良好態勢。

      一、趙菱簡介

      徒弟:趙菱

      趙菱,中國作家協會會員。迄今已發表作品數百萬字,出版有長篇小說《大水》《乘風破浪的男孩》《廚房帝國》等。作品入選中宣部“優秀兒童文學出版工程”、國家新聞出版署向全國青少年推薦百種優秀出版物、中國作協重點扶持項目等,曾獲中華優秀出版物獎、中國好書、桂冠童書、江蘇省精神文明建設“五個一工程”獎、冰心兒童圖書獎等多種獎項,入選江蘇省紫金文化英才。長篇小說《少年周小舟的月亮》《大水》《乘風破浪的男孩》版權輸出馬來西亞、越南等國。

      二、趙菱創作成果展示

      2019年

      出版

      出版長篇小說《云上的村莊》《星空下的河流》《霓裳》,短篇小說集《月光下的薄荷糖》《兔子女孩》《青木瓜不流淚》,散文集《遇見閃光的你》《紅蜻蜓,我的紅蜻蜓》。

      發表

      在《中國校園文學》《十月少年文學》《童話王國》等雜志發表多篇短篇小說、童話、散文等,并被《中國兒童文學精選》《經典悅讀》等雜志轉載。

      獲獎及項目入選

      長篇小說《大水》獲江蘇省第十一屆精神文明建設“五個一工程”優秀作品獎、2018年度中國好書、深圳市愛閱童書100年度圖書、桂冠童書等;

      長篇小說《南飛的苜?!帆@第七屆中華優秀出版物提名獎、入選2019年全國中小學圖書館(室)推薦書目;

      長篇小說《星空下的河流》入選“十三五”國家重點出版物出版規劃、2019年江蘇省主題出版重點選題、江蘇省委宣傳部重點資助項目、2019影響力圖書等;

      短篇小說《溪間明月》獲《少年文藝》年度佳作獎;

      兒童繪本《云中燈》獲首屆《東方娃娃》“年度主題獎”三等獎。

      2020年

      出版

      出版長篇小說《梨園明月》《乘風破浪的男孩》,繪本《爺爺的十四個游戲》。

      發表

      在《中國校園文學》《讀友》《十月少年文學》《童話王國》等雜志發表多篇短篇小說、童話、散文等,并被《讀者》《青年文摘》等雜志轉載。

      獲獎及項目入選

      長篇小說《大水》獲第十屆“金陵文學獎”榮譽獎,入選國家出版基金2020年專項主題出版項目;

      長篇小說《我的老師乘詩而來》獲“長江杯”現實主義原創兒童文學優秀作品一等獎;

      長篇小說《乘風破浪的男孩》入選2020年中國作家協會重點扶持工程項目、百道好書榜等,版權輸出越南等國;

      長篇小說《梨園明月》入選中華讀書報好書榜、華文好書、中國出版傳媒商報第三季影響力圖書、2020年最值得推薦的50種童書、百道好書榜等;

      短篇童話《星孩子、夢孩子和風孩子》獲第五屆“讀友杯”優秀獎;

      散文集《紅蜻蜓,我的紅蜻蜓》獲冰心兒童圖書獎,入選文學報好書榜。

      繪本《爺爺的十四個游戲》入選2020年主題出版重點出版物、“生命教育主題兒童閱讀好書榜”、2020年夏季最值得推薦的50種童書、入選2020年絲路書香工程、2020桂冠童書、“圖書館報2020年度影響力繪本”等。目前版權已成功輸出美國、法國、德國等19個國家,分為14個語種,22種不同語言版本。

      童話集《小白的奇幻夜》入選小學語文單元配套“名師伴讀書包”。

      2021年

      出版

      出版長篇小說《我的老師乘詩而來》,小說集《遺忘的顏色》《風在林梢》等。

      獲獎及項目入選

      《乘風破浪的男孩》獲得2020年度中國好書,入選2021共讀南京、百道好書榜、《中國新聞出版廣電報》2021年1月優秀暢銷書排行榜總榜等。

      

      三、趙菱作品節選

      星孩子、夢孩子和風孩子

     ?。ü澾x)

      夜晚像一塊巨大的深藍色寶石,靜靜地從天而降,落到半空中,就融化成了深深的紫色,那帶著神秘亮光的紫,讓小柔不禁想起了憂愁的顏色。

      她想,憂愁夫人穿的長袍子,是不是也像夜晚即將來臨時的天空,是一種濃郁得化不開的深紫色呢?這種顏色,令人想起失去了就再也無法重回的美好時光,仿佛連回憶的碎片也在一點點消逝,心底升起綿延不斷的惆悵。

      星孩子拉著小柔的手,輕盈地從地面上升起,飛過淺淺的青草地,飛過矮矮的紫荊條籬笆,飛過蔥綠挺拔的杉樹林,一直飛到了高遠、縹緲的深藍色天空上。

      “夜色融化了,在地上變成了深紫色,而天空還像一塊堅硬、透明的深藍色硬糖一樣,那么藍,那么安靜,伸出舌尖舔一舔,不知道是不是也像真正的硬糖那么甜!”小柔笑著說。

      她張開雙臂,在深藍色的天空中縱情地飛翔著,微風吹拂著她烏黑的頭發和潔白的裙子,她感覺自己變成了一只潔白的飛鳥,輕盈得忘記了心底所有的不安和憂郁。

      “天空本來就是甜的,不信你伸出舌尖舔一舔試試!”一個清亮的聲音忽然在小柔耳邊響起。

      小柔吃了一驚,回頭一看,一個穿著深藍色短袍子的男孩正笑著望著她,他的袍子上閃爍著鵝黃色的星星,不停地在他身上流動著,使他看起來像一棵會行走的樹一樣。

      “你是風孩子嗎?”小柔很驚喜。

      “我是風,但可不是風孩子!”風孩子裝作生氣的樣子說,“是哪個討厭的家伙告訴你我是風孩子的?要知道,我的年齡和宇宙一樣古老,和天空一樣永恒,連太陽和月亮都是我的晚輩呢!”

      “是啊,你的年齡是很大很大了,可你永遠都是天真調皮的風孩子啊。” 星孩子笑著說。

      “說得對,所以我的生命永遠年輕,充滿活力!”風孩子哈哈大笑,笑聲中,從他閃爍的短袍背后飛出一把長長的刷子,高大得如同一棵參天巨樹,小柔仰起頭還看不到它的頂端。

      “這是小柔,是我人類世界最好的朋友。”星孩子說,“你要工作了嗎?讓她看看你是怎么工作的吧。”

      “那得看我心情了。如果一會兒我忽然心情不好,別怪我立刻把你們趕走哦!”風孩子調皮地眨眨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睛。

      “好啊,稍不順心,你就輕輕吹口氣,一下子把我們吹到小柔家里好了,還省得我飛行花費力氣呢!”星孩子笑著說。

      “想得美!看我不一口氣把你們吹到海里去,喂那頭喜歡囫圇吞人的紅鯊魚!”風孩子朗聲笑著說,“那頭紅鯊魚都對我抱怨幾次了,說你好久都不去看它了,沒人聽它講海里那些稀奇古怪的事,它寂寞得很,下次見到你,非得一口把你吞掉,讓你在它肚子里狼狽地旅行一番不可!”

      “哈哈,我也想去海里拜訪它了。告訴它,下次我帶一個新朋友給它認識,兩個人一起聽它講故事,它一定會興奮得連覺都不肯睡,夜晚還會滔滔不絕地講故事的!”

      風孩子一邊說著話,一邊讓刷子躺在天空中,自己輕輕一躍就坐到了刷子上,刷子帶著他立刻流星般地向前飛去。

      “你們也坐上來吧,我這刷子可比你的翅膀快多了!”風孩子笑著說。

      于是,星孩子拉著小柔的手,飛快地追上去,落到了刷子上。

      小柔坐下來,驚奇地望著周圍。

      碩大的星星從她身邊急速掠過,發出雛菊花一樣溫柔明亮的藍色光芒。

      一顆星星像一只透明的花瓣籃子,從里面透出柔和的藍光,里面住著一只粉紅色的長耳兔,長耳兔的耳朵長長地垂下來,一直彎到了它的淺灰色球鞋上。小柔乘著刷子飛過的時候,和它打了個照面,它驚奇得一把抓住自己的長耳朵,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樣,使勁地把耳朵打了個大大的蝴蝶結,樂得小柔忍不住格格直笑。

      有的星星里面盛開著無邊無際的淺紫色花朵,每一朵花都像一只盛滿了佳釀的酒杯,在風中自由自在地搖曳著,甜蜜的香氣汩汩地流出來,流進一條長得看不到盡頭的溪水里。溪里沒有水,只有淡淡的紫色香氣升騰著,如夢如幻。

      星星一顆顆從身邊飛過,小柔有些目不暇接了,一刻也舍不得眨眼。不知什么時候,刷子靜靜地停了下來,星孩子拉著小柔的手從刷子上輕輕飛下來。

      小柔這才發現,他們來到了一片潔白的雪山之巔。

      從高處向下望,山上、山下都白茫茫的一片,濃密的森林晶瑩透明,一片片水稻散發出銀色的光澤,河流湖泊流出的水,潔白得像剛擠出的牛奶一般。

      “從現在開始請安靜,我要工作了!”風孩子嚴肅地說。

      風孩子像一顆飛向天空的流星一樣,迅疾地飛到刷子頂上。小柔連忙仰頭看去,看到風站在高高的刷子頂上,看起來像一只野兔那么小了。

      “沉睡的樹木慢慢蘇醒

      沉默的稻穗散發出迷人的香氣

      山河奔流,湖水澄碧

      野草芬芳,野花離離

      風的神秘色彩一直一直染到遙遠的天際……”

      天空中忽然傳來清澈得如同透明溪水般的歌聲,在歌聲中,小柔看到那把巨大的刷子揮舞起來,優美地在稻田上輕輕地刷了一下,仿佛她在美術課上用彩色蠟筆在黑白的圖畫上輕輕掃過一樣。

      在那一瞬間,銀色的稻田忽然像從睡夢中清醒過來一般,紛紛直起身體,稻稈稻葉變得綠意閃閃,稻穗變得金黃,散發出成熟的令人感到熏熏然的香氣。柔軟的風的氣息從稻田上空輕輕拂過,像一只溫柔的手,把稻穗們撫摸得更加飽滿香甜。

      小柔還沒來得及驚嘆,看到那把巨大的刷子又輕柔地揮舞起來,輕輕一刷,森林染上了翠綠的顏色,樹干變成了溫暖的深褐色,每一片樹葉的顏色都是綠的,但綠得各不相同,沒有一片樹葉的顏色是完全相同的。

      風孩子揮舞著刷子,再輕輕一刷,河水變成淺綠色,湖水變得微藍,大海則藍盈盈的,閃爍著神秘莫測的藍綠色彩。那種豐富的色彩,是用任何語言都無法形容,任何畫筆都無法描繪的。

      小柔的心怦怦地跳動起來,她激動地想,原來是溫暖的風讓樹變綠了,讓稻穗變得沉甸甸的,讓山川河流活潑地奔流起來了。

      小柔癡癡地望著那一片又一片不停出現的絢麗色彩,心想,風的顏色,真是無窮無盡的啊。

      不知什么時候,天空悄悄地安靜下來了。

      小柔轉身看到風孩子正微笑著站在她身邊,他臉上汗津津的,一直流動著的鵝黃色星星仿佛也累了,停止了閃爍,變成鵝黃色的花朵靜靜地躺在他那件藍色短袍上睡覺。

      那把巨大的刷子不見了。

      “刷子到哪里去了?”小柔忍不住問。

      “在這里呢!”風孩子笑著指了指自己的頭發。

      小柔這才看到,風孩子給自己扎了一個俏皮的小辮子,那把巨大的刷子變成了一個精致的小小發簪,正插在辮子中間,散發出明亮的銀色光芒。

      “風孩子,你太神奇了!”小柔內心受到了強烈的震動,“風的顏色太絢麗,太迷人了!我永遠也不會忘記今天看到的美麗情景。”

      “風的顏色,是無窮無盡的啊。”風孩子天真無邪地笑起來。

      小柔點點頭,充滿期待地說:“我叫小柔。風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我的名字?哈哈,大家都叫我風孩子,還從來沒有人問過我叫什么名字呢。我在天空中生活得太久了,都忘記自己的名字了,或者,從來就沒有人給我取過名字。”

      “你見過憂愁嗎?”小柔終于把埋藏了許久的話問了出來。

      “當然見過。作為一個生活在宇宙中年齡古老的風,什么都要親自嘗試一下,才不枉在世間活了這一遭啊。”

      “聽說你喝過‘驟然心碎’茶,是嗎?”

      “喝過。在憂愁夫人那兒喝的。”

      “喝了之后是什么感覺?”

      “我也只喝過一次,那是我為了尋找失去的一個記憶才喝的,只有重新回到過去,我才能尋找到那個對我來說很重要的回憶。”風孩子若有所思地說,“所以,即使是再次經受一次撕心裂肺的心碎時刻,我也不后悔。”

      “你找到了嗎?”小柔忍不住問。

      風孩子沒有回答,只是久久地,久久地凝望著雪山,現在,雪山已經變成絢麗多彩的山了。

      小柔看到他的眼神,忽然感覺到,原來他的確不是一個孩子,他已經在宇宙間生活很多很多年了。

      那是一個飽經滄桑的人才會有的眼神。

     ?。ㄔ娜目l于《讀友》2020年27期)

      四、名師點評


    結對名師:祁智

      祁智,兒童文學作家,江蘇省作家協會副主席。曾獲全國精神文明建設“五個一工程”獎等獎項。

      我選擇趙菱的作品

      要讀的文字太多,能讀的時間太少。閱讀因此必須有所選擇。我的選擇之一,是讀熟悉的人的作品。選擇了,有的喜歡,也有的不喜歡。不管喜歡不喜歡,只要是熟人,有新作,我仍然讀,見字如面。我敬重每一個熱愛文字的人。

      我熟悉趙菱。我們同在一個集團,她又在我曾經供職的出版社工作,甚至做過我的作品的責任編輯。她的作品,在我讀的選擇之列。不僅因為熟悉,還因為喜歡。

      趙菱的作品,輕松。不管寫什么,哪怕是寫煩惱,包括寫災難,趙菱都不給人沉重感。這取決于對煩惱、災難的態度。趙菱的主人公,總是樂觀、向上。與其說是主人公的人生抉擇,不如說是她的筆墨賦予。一個年輕人,沒煩沒惱,沒災沒難,要把傳說中的、別人的煩惱與苦難,轉化為自己的文字,使其煩不勝煩、苦不勝苦,無論多有天資與努力,都不免隔靴搔癢、勉為其難,為賦新詩強說愁。趙菱不這樣,她有自己的處理方式。不刻意、用力寫苦,而著意、用心寫人。煩惱如海、沉重如山,畢竟度過的是絕大多數。這絕大多數,哪里有時間“叫”苦,只會抓緊時間“吃”苦。“吃”是一種態度,也是一種能力,更是一代代人的異稟——吃苦耐勞、苦中作樂。關山重重,千難萬險,何等沉重。但兩岸猿聲,輕舟已過,何等輕松。趙菱不裝、不作,有自知之明,是劈波斬浪的輕舟,不是背負歲月的纖夫。所以,讀趙菱的所有的作品,都輕松。這種輕松不是輕浮,是骨子里凝重。

      趙菱的作品,好玩。我一向以為,敘事類文體,技法可以探索,但有事可敘,總是、才是正道,否則就是其他體裁。少年小說,尤其需要故事。有故事才好玩,才好看,才好記憶,才好復述。沒有哪位小讀者,愿意聽你絮絮叨叨、看你顧影自憐。好的故事,是一個“核”。核會裂變,會爆炸,會產生巨大的能量,會經久不息。但是,當下有好故事的小說,越來越少。沒有故事,或者缺故事,是當下兒童小說的通病。究其原因,是少生活,少觀察,而又沒有深入生活的決心、缺乏觀察生活的能力。所以,越寫越淡,越寫越虛;通篇找不到幾個動詞,人仿佛躺在虛空里呻吟;硬著頭皮讀到底,不知所云。這個通病,是一批人的頑癥、絕癥,患者全然不知,尚在得意忘形,其實行之不遠。趙菱很健康。她寫什么,生活呼之欲來;我讀什么,生活撲面而來。這讓我得出結論,生活的多少,與年齡沒有多少關系,只與是否能深入生活、會觀察生活有關。當然還要會描摹生活。深入、觀察、描摹,是作家的事,是作家的本事。趙菱把寫作當事,又有本事,當然得益于她的天賦——作家需要天賦,也得益于她的努力——作家也需要努力。

      趙菱的作品,豐富。有人只寫郵票大的地方,當然很好,而且確實很好。但趙菱不。趙菱什么地方都寫,什么時代都寫,什么人物都寫,什么故事都寫,什么情緒都寫?;蛘哒f,什么體裁都寫,什么題材都寫。她年輕啊,天地多么寬廣,限于一隅為時尚早,無異于作繭自縛。她就像春天里一只好看的鳥,飛在田野、村舍、花草之上,在樹上停留,在菜花上停留,在籬笆上停留,在小船上停留。她寫什么,都充滿熱情、激情、深情,都空靈、機靈、鮮靈。她深入其中,好像一輩子只寫這一部,好像這一部傾注了她畢生的經歷與才華。當這一部剛完,沒喘口氣,下一部已經啟動。她好像永遠都有精力,甚至有過連續寫作19小時的經歷。我請她去寫一個“美德少年”,2000字,她完成得很好。但這不算完,過不多久,她拿出了以這個少年為原型的長篇小說。寫是她的宿命,也是她給讀者的快樂。誰不希望分享和擁有快樂呢?快樂綿綿不絕。

      江蘇省首屆文藝“名師帶徒”計劃實施,我因年長成了師傅,她因年輕成了徒弟。師徒結對,走紅地毯。那天,我對她說:名師未必,名徒倒是真的——她寫了那么多作品,獲過那么多重要獎項,還那么年輕。她很謙虛,喊我老師。這謙虛是真誠的,我能感覺到。

      有一天,趙菱閃著大眼睛問我,今后創作要注意什么。她肯定知道要注意什么,這么聰明的人。她問我,無外乎是要得到驗證,再盡一下“師生”之道。我說,要看名著。她說嗯。我說要讀各種經典,包括自然科學、哲學。她說嗯。我說,要更深入地深入生活。她說嗯。我說要把作品寫豐滿,注意每一個字的效益,不能“注水”。她說嗯。我說還是要多寫。她說嗯。我說不要瞎編,注意人與人、人與事、人與情、事與情、事與事、情與情的邏輯性。她說嗯。我說,如果哪天寫不下去,立刻住手。她說嗯。

      永遠不要忽悠、糊弄孩子。當我們離開這個世界,他們還會記得我們幾十年。讓他們記得我們的好,我們的善,我們的美,我們的悲憫。

      嗯。

      共勉,趙菱。

    欧美日韩在线精品视频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