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ack id="mm1g5"><ins id="mm1g5"></ins></track>

    <mark id="mm1g5"><big id="mm1g5"></big></mark><track id="mm1g5"></track>
    <b id="mm1g5"></b>
  • 賦予平庸日常以詩意和自由----李檣詩集《挑燈夜行》首發式側記

    (2021-11-10 09:31) 5962141

      近日,由安徽文藝出版社推出的作家、詩人李檣的詩集《挑燈夜行》在合肥舉行首發式,陳先發、李云、楊健等對詩人、詩歌的品質給與高度肯定和評價,其他嘉賓如朦朧派代表詩人梁小斌、《清明》主編趙宏興、安徽文藝出版社總編輯孫立,副總編孫曉敏、青年詩人許多余、陳巨飛等和讀者一起分享了《挑燈夜行》的詩意之美。

      安徽文聯主席,魯獎獲得者陳先發說,李檣通過這本詩集,達成了對日常生活內在空間的詩性挖掘,有著鮮明的個人美學特征。我曾說過,詩歌的本質是對“我在這里”這四個字的無盡展開,以對具體時空的個性日常生活的剝開,來建立“我”的詩學主體性,李檣的寫作,打開了我們司空見慣的一些生活片段的內在空間,甚至是玄幻的空間,喚醒了因熟視而處在沉睡狀態的日常事物的語言生命力,賦予那些事物以全新的活力,我們的語言力量在此得到更新和更深的呼吸。李檣是一個經得起文本細讀的詩人,有其獨到的語言演變軌跡,期待這本詩集給更多讀者帶來閱讀上的驚喜。

      作為李檣多年好友的第三代代表性詩人楊鍵,用苦澀、平視、切己、童真四個關鍵詞概括了他對《挑燈夜行》的解讀。他說,我讀李檣的詩有幾個感受,第一李檣的詩是苦澀的,這是我沒有想到的。在我的想象當中,一個雜志的主編有什么苦痛呢?這是我的想當然,這再次證明,所有人的痛苦幾乎是一致的,李檣表達的痛苦和一個農民,一個城里工作的人的痛苦,是普遍存在的苦,這是他很厲害的地方。當然,除了表達這種人的苦,李檣還表達了對亮光的追求,離苦得樂,棄暗投明,這也是眾生的追求,是人的普遍的追求,所以,在我看來,李檣的表達是帶有普遍性的一種表達。第二,讀李檣的詩可以感受到,他是有鄉村生活經驗的,但他并沒有去寫鄉土詩,他的表達是非常切己的,就是寫他生活里的悲歡故事,他的目光都是平視的,這樣的一種平視的目光注定他的詩是樸實的而且是真實的。他看向自己的目光也是平視的,這樣的平視給他的詩歌帶來的聲音也是低沉的,有時候甚至聽不到聲音,只能看到他對生命意義的追索。第三點,我讀李檣的詩有點讀羅馬利亞詩人,東歐詩人的感覺,他們總是寫的非常卑微而切己,李檣的詩同樣如此。他是一個此刻的詩人,是一個在時間中的詩人,這點很重要,在此刻,而不是在別的時間里;在此地,而不是在其他地方。這是一個總是在觀察的詩人。第四點,李檣的詩歌里總有一個不死的兒童,這個兒童會經常成為他的詩歌目光。其實,這個兒童就是他的詩心,只要這兒童的詩心在,詩歌就不會消失。詩人沒有消失是因為童心還在。讀李檣詩總感覺這是一個孩子在現代文明里的遭遇,同時,也可以感受到漢語里最偉大的存在是詩人,在一個文學主編那里,在一個失眠者那里,在一個最最普通的人那里,詩會隨時出現。最后,我特別喜歡守夜人這首詩,我來念給大家聽一下啊……我剛剛跟李強溝通,他這個詩集的名字就應該叫守夜人,而不是叫挑燈夜行。

      《詩歌月刊》主編、詩人李云則說,我更欣賞李檣在日常生活中汲取詩意并把這種詩意蕩漾開來,讓身邊的一切都變得好玩,變得有詩性,讓一切庸常和平庸變成有哲理性的詩存在。他對日常生活不是一般性的素描,《挑燈夜行》提供給我們的詩人的精神內核其實一個叛逆者、批判者和睿智的吟詠者的綜合體。他的詩歌其實來自他對生活的細微觀察和敏銳的洞察力以及詩意的捕捉,他既等詩迎面撲來,更迎風而上去擁抱它們。我說的這個三者,這本詩集,其實就是李檣精神內核三者一體化的表現,是一個綜合體。他的詩歌里升騰和飛揚著,是其堅實的個體,獨特生活體驗和對生命深刻的認知的詩性呈現和表達,他的不妥協性和批判意識、憂患感,強有力地支撐起他詩歌世界的蒼穹。他通過對黑暗與燈光,夢境與現實,親情與愛情等多維度的思考,真實地再現了當下人的焦慮、無奈、憂傷以及沉默,為我們打開了一扇洞見世界真相和人性隱秘的窗口;同時他很好地完成了對日常生活的化處理,形成了尋常的詩家標識。

    欧美日韩在线精品视频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