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ack id="mm1g5"><ins id="mm1g5"></ins></track>

    <mark id="mm1g5"><big id="mm1g5"></big></mark><track id="mm1g5"></track>
    <b id="mm1g5"></b>
  • 讓先賢人物“有溫度”,跟著南京詩人育邦走近吳敬梓

    來源:紫金山新聞 (2022-01-10 10:40) 5964882

      作為我國古代最為著名的諷刺小說,同時也是全世界范圍內第一部以知識分子為主題的長篇小說,《儒林外史》的價值正不斷突顯,其研究也得到不斷深入。近日,中華書局推出南京作家楊波的《吳敬梓》,帶領大家走進吳敬梓的精神世界,從中不但能感受到吳敬梓的呼吸和溫度,感受到一個偉大作家的悲憫情懷,同時也開啟了認識《儒林外史》深邃意蘊之門。


    楊波著《吳敬梓》

      藝術再現吳敬梓的人生歷程

      胡適曾說,“安徽的第一大文豪,不是方苞,不是劉大櫆,也不是姚鼐,是全椒的吳敬梓。”對于吳敬梓的《儒林外史》,魯迅先生稱其為我國古代小說中第一部“諷刺之作”,“秉持公心,指摘時弊。機鋒所向,尤在士林;其文又感而能諧,婉而多諷”。

      楊波筆名育邦,現為《雨花》雜志副主編。據介紹,他的《吳敬梓》屬于中華書局推出的“中華先賢人物故事匯”中的一種,其前期已陸續推出《介子推》《老子》《廉頗》《張良》等。“中華先賢人物故事匯”與“中華傳奇人物故事匯”“中華先烈人物故事匯”和“中華先鋒人物故事匯”一起構成“中華人物故事匯”系列叢書。


    楊波,筆名育邦。

      盡管《吳敬梓》只是一本普及讀物,但該書自出版以來,已收獲廣泛好評。在南京市評論家協會副主席王振羽看來,楊波作為當代中國70后代表詩人之一,不但寫出了吳敬梓真性情的一面,還寫得簡潔、有畫面感,并在藝術加工上顯出其對吳敬梓的真切體悟,顯得很有溫度?!秴蔷磋鳌啡珪贿^幾萬字,并沒有冷冰冰的學術堆砌,而是通過“探花第里少年郎”“漫漫科考崎嶇路”“移家秦淮著外史”“辭卻博學鴻詞科”“儒林自有奇女子”“水西門外別賢契”“烹茶煮酒論奇人”“八生只合揚州死”八個章節,涵蓋了吳敬梓自由不羈、與命運抗爭的一生。

      吳敬梓為人豁達,好交結朋友,他認為“人”比“官”可貴,學問比八股文可貴,人格比富貴可貴。南京大學教授傅元峰則認為,楊波的《吳敬梓》脫離了對科舉制度的單一控訴,寫出了吳敬梓更高層次的情感,即在文學與美學上的人生追求。

      沿用最新的吳敬梓研究成果

      楊波告訴記者,全書的寫作是基于對《儒林外史》的熟讀,以此來尋找吳敬梓和其所處時代的關系。楊波為此還閱讀了大量有關吳敬梓的資料,比如李漢秋主編的《<儒林外史>研究新世紀》、陳美林的《吳敬梓評傳》和《獨斷與考索——<儒林外史>研究》,等等。楊波在創作中借鑒了這些最頂尖專家的研究成果。

      另外,楊波還沿著吳敬梓生活的足跡進行了深入走訪,包括全椒、南京、儀征、揚州、淮安、安慶,以及吳敬梓可能去過一次的杭州。比如吳敬梓的故鄉全椒,楊波前前后后去了不下20次,當地有吳敬梓紀念館和一條襄河,吳敬梓在其書中也寫到了襄河,他當年又是如何從襄河一路水路,舉家搬遷到南京水西門的?這條襄河成為楊波潛入吳敬梓生活年代的一條幽暗通道。

      南師大教授陳美林考據出,吳敬梓生父是吳雯延,吳霖起只是他的嗣父。楊波在沿用這個結論時寫道:“長房吳旦只有一子霖起,且吳霖起一直沒有生兒育女,長房長孫面臨斷絕香火的境地。二房吳勖有子三人,他的三兒子吳雯延又育有多子,剛剛降臨的這個男孩就是他的孩子?;趥鹘y的宗族制度,經過商議,把這個剛出生的男孩過繼給長房之下的吳霖起為嗣子。”

      對于吳敬梓這個名字的來歷,楊波也進行了一番闡釋。一開始,基于《詩經》有云,維桑與梓,必恭敬止,以及吳霖起父親的詩文集《賜書樓集》即將付梓,吳霖起為孩子起了一個單字“梓”,“吳梓,就是我吳家的良材、國家的棟梁之才??!”吳霖起的父親吳旦表示:“想你祖父國對公高中探花,受皇上賞識,出任福建主考、國子監司業、提督順天學政,還受恩寵賜書,伴隨皇上,加一個‘敬’字如何?”在此基礎上,取名為吳敬梓,即為了紀念皇上賜書于吳家,讓孫兒以他曾祖父為榜樣,勤耕不輟,將來高中進士,手摘探花,重光吳家門楣。

      “周進中舉”故事有原型

      楊波曾擔任渡江勝利紀念館館長一職,在《吳敬梓》的寫作中,極大程度遵循了其嚴謹考據的態度,但另一方面,他也充分發揮出了一位詩人合理的想象和詩性的表達。

      作為詩人與小說家,吳敬梓交游廣泛,結識三教九流,在他眼里,蕓蕓眾生,無不平等,天下蒼生,皆有形狀。在他獨具創造性的筆下,儒林百態,既有高潔隱逸之士,也有蠅營狗茍之輩;既有瑰琦倜儻的奇女子,也有頑冥不化的老學究。那么,這些故事是怎么來的?楊波巧妙地將《儒林外史》中的一些故事融入吳敬梓的生活歷程當中。

      《儒林外史》中范進中舉的故事,被楊波安插在了吳敬梓和族兄吳檠、表兄金榘等人一起乘船前往安慶府參加鄉試的路上。這個故事最早是吳敬梓隨父親前往贛榆、途徑揚州時聽到的。

      《儒林外史》中周進中舉的故事,則來自吳敬梓的好友吳培源的講述。吳培源時任江寧縣教諭,時常出入江南貢院,會聽到很多故事。只不過,吳培源所說的這個人叫黃進之,是個老童生,五十幾歲連個秀才也沒考取。一天,他跟隨表弟進城玩耍,不經意間路過江南貢院,心想自己一個讀書人,一輩子都沒進過貢院,真是件遺憾又丟人的事,于是就想進去看看。結果,當有人指著號舍對黃進之說,黃客人,這是“天字號”,你可自己進去看看時,黃進之一頭撞在了號板上,昏厥過去……

      彰顯南京底蘊和城市性格

      吳敬梓于33歲遷居南京,在南京呆了有20多年時間,楊波通過吳敬梓在南京的足跡對其進行了一番描述,讓人恍然在南京城中親身游歷。

      比如吳敬梓前后多次來南京,每次情形卻不盡相同。公元1718年,吳敬梓接到了生父吳雯延在南京病重的鴻雁傳書,其時,吳敬梓18歲,乘船前往南京。“少年時,他曾在來過南京,青溪九曲,雕梁畫棟,柳堤月榭,依然歷歷在目。這次來南京,吳敬梓的心情卻極為憂郁,他是為了侍奉病重的生父吳雯延。”楊波寫到,吳雯延當時寄居在清涼山麓虎踞關的叢霄道院。

      有一次,吳敬梓攜夫人在清涼山玩了半天。“清涼山并不高大,卻曲折幽深。沿著小路,路邊是奇松怪石,又有竹影婆娑,移步換景,意趣盎然。”楊波不但描寫了清涼山的美景,還讓吳敬梓借著一段紅墻再一次回憶起父親病重時所住的那個地方就是叢霄道院。吳敬梓攜著夫人的手在清涼山溜達了好些時光。“旁邊有三四個結伴來山中游玩的婦人笑嘻嘻地跟在他們后邊,嘰嘰喳喳地議論道,這吳先生真是個大怪人,還能帶娘子拋頭露面,游山玩水,真是南京城里頭一遭的新鮮事??!”幾句閑筆,寫出了南京的城市性格。

      后來,吳敬梓正式遷居南京,他變賣了老宅及所剩無幾的田產,挈妻攜子,帶上一些必備的家當,“清晨雇船從襄河出發,經大江,黃昏時分就抵達了南京水西門。”這些描寫都對體會吳敬梓當時的心情有很好的襯托作用。等到在南京安下了家,購買了房產,吳敬梓在寓所的心情又有不同,他不但為寓所取名為秦淮水亭,還給自己取了個號,名為“秦淮寓客”,“天高氣爽之時,憑欄遠眺,東有蔣山(即鐘山)茅山,西有三山二水,南有雨花臺,北有謝公墩,真乃是一處極目抒懷的絕妙所在。”(南報融媒體記者 王峰)

    欧美日韩在线精品视频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