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ack id="mm1g5"><ins id="mm1g5"></ins></track>

    <mark id="mm1g5"><big id="mm1g5"></big></mark><track id="mm1g5"></track>
    <b id="mm1g5"></b>
  • 江蘇網絡文學家筆下的“江蘇”

    來源:揚子江網文評論 (2022-02-18 09:40) 5966468

      江蘇籍網絡文學作家是“文學蘇軍”的重要組成部分。諸多江蘇籍網絡文學作家的創作從各個方面書寫了“江蘇”。

      跳舞的《欲望中的城市》 明確故事的發生背景就是南京,小說中有“印象中南京有很久沒有這么寒冷的天氣了”這樣的語句。除此之外,南京的街道、商場、飯店、茶吧等地點直接出現在作品中,如“湖南路的一家火鍋店”“貓空”“大洋百貨”“獅王府”“金陵飯店”等等。作品描寫陳陽失業后的感受:“風不大,但天氣很冷,很干燥。印象中南京有很久沒有這么寒冷的天氣了。我走在市中心某商業街的街頭,然后挨個逛著每一家商店……冬天的太陽下山的特別的早,天色很快的暗了下來。滿街的霓虹燈忽然間閃亮,紅紅綠綠的燈光灑在街邊的每一家裝璜光鮮的店鋪上,使得整條街看上去充滿了廉價的繁華的氣息……”這種蒼涼落寞的感受給新街口賦予了特別的文學氣質。

      驍騎校在其系列作品中塑造的“橙紅宇宙”,圍繞著“江東省”而展開,真真假假,亦虛亦幻,雖由多個原型雜糅而來,但仍可以從“江東省”中看到江蘇省的影子,例如省會城市“近江市”講一口南京話,“江北市”的一些生活習慣正與位于長江以北的徐州市相似。驍騎校在《匹夫的逆襲》中也寫道,“市中心的金鷹廣場,這是近江市最好的商場了,不過并不是失足們買衣服的地方……胡亂逛了一圈后,四人找了個巷口,一人一碗涼皮糊弄了肚子,然后繼乘車去往金橋服裝批發城,那才是最終目的地。”沒有對于南京空間階層分化的切身感受,很難寫得這么真切。

      失落葉的《網游之縱橫天下》,故事的發生背景就在蘇州。凌雪在蘇大上學,丁舒升的活動范圍更是涉及金雞湖、觀前街等蘇州知名景點。文中多次出現這樣的語句:“引擎打開,十秒鐘內從新區竄到園區,誰敢開?”“這為什么不是黃金器套裝呢?要不然說不定可能一下賣出幾百萬來,到時候在獨墅湖買一套別墅,多逍遙啊……”男主丁舒升在蘇州有長達五年的生活經驗,從一個學徒成長為中級管理人員,而后跌落成一窮二白的潦倒青年。雖然失落葉并沒有明確寫出丁舒升來到蘇州工作前在何處生活,不過透過丁舒升對于江蘇的地域認知與評價,以及鮮明的蘇滬寧一體觀,可以判斷丁舒升的整體生活背景一直在江蘇。在故事的發展過程中,丁舒升在游戲內所結識的好友也紛紛受到感召,向蘇州集聚,來訪或者定居。例如龍魂等人聽取丁舒升建議,并接受他的資助從東北來到蘇州開網吧,逐漸在蘇州形成了一個以游戲好友為共同身份屬性的聚集圈。隨后,男主的活動地點轉移到南京。丁舒升被凌天驅逐出雪月工作室后,心下茫然,最后開車來到南京,在夫子廟附近開辦“甘泉香”酒樓,更曾多次提及秦淮河、祿口機場等地。

      大雪崩的《痞棋士》中亦有許多南京元素。肖奕離開家鄉后首先就選擇來南京闖蕩,被中國棋院開除后又長期住在南京,因此,小說中的不少情節都發生于此,涉及太平門、鎖金村、華僑路、新百商場、南京大學、軍區總院、祿口機場等地。如:肖奕同劉淡然、陳祖德在金陵飯店吃飯,與耿昆在中山陵巧遇嚴淼淼,與嚴淼淼同游玄武湖等等。作品還有一處寫嚴淼淼為肖奕的一日三餐都準備了全鴨宴,直讓肖奕叫苦不迭,對南京人喜食鴨的飲食習慣作了善意的調侃,令人忍俊不禁。

      與之相似,王鵬驕的《核醫榮譽》也將故事背景設置為南京,在人物對話中頻現“老南京鴨血粉絲湯”“老南京雞鳴湯包”“老南京七家灣牛肉鍋貼”等南京美食,更有章節詳細描述了“金陵梅花糕”的色香味特質。

      江蘇元素不僅會以較為熟悉的現實面貌出現在都市背景的網文當中,也會沿著歷史的脈絡復現于古代題材的網文當中。

      天如玉的《丞相不敢當》《女恩師》等作品均以建康城為中心,展開六朝時期的江蘇地圖。人物的活動地點常在會稽(今紹興)、吳郡(今蘇州)、覆舟山(今南京九華山)、朱雀橋(今南京玄武湖南)、石頭津(應在今南京莫愁湖一帶)、樂游苑(南朝宋武帝所建的皇家園林)……

      “東??み@地方是我唯一沒有詳細考究的,西晉的時候東??す茌犐綎|省臨沂市南部與江蘇省東北部一帶,到了東晉肯定就只剩江蘇東北部了。

      至于女主心中至愛吳郡,在今天的江蘇蘇州,太湖之東就是蘇州了。

      還有文里提過的練武湖,其實就是今天南京市內的玄武湖。東山在南京也是有的,現在江寧區還有個東山鎮呢。謝安有個成語叫做東山再起,指的是會稽郡里的東山,在今天的浙江紹興市。白檀這個東山,地理位置其實應該是南京的鐘山。開善寺在南京東郊,就是今天的靈谷寺。”(摘自《女恩師》作者留言區)

      更俗的《梟臣》中,男主人公林縛所帶領的淮東兵是在江蘇募集而來。打下根基的地方就在“江寧”,也即現在的南京。而后期故事中直接出現的地點“鹽城亭湖區”“崇山島”“東陽縣”“泗陽縣”等,都有江蘇的影子在內。小說中刻畫某些人物心理時也會采用江蘇的地區方言,如寫林景中忙于工作卻不感到勞累時,是“人也一頭的勁”。

      禹巖《極品家丁》中,男主人公林三與肖青璇相遇的地方就在玄武湖畔,而蕭家正是金陵的富豪大戶,洛凝是金陵第一才女,故事隨著林三在金陵的一系列活動而展開。林三研發新品,制作旗袍等女性衣物,都要借助于廣闊的社會背景,而在古代,江蘇正具有繁榮的商業交易市場,其中以絲綢市場尤甚。

      即使在玄幻文學中,江蘇元素也比比皆是。例如《吞噬星空》的開場在揚州,《醫統江山》大結局中火種的儲藏地點是“金陵”等等。江蘇元素作為一種地理性的存在,架構著一個又一個虛擬的世界。

      更值得注意的是,這種江蘇元素有時體現為一種美學風格。

      從背景的江南江北風物,到各種人物的六朝煙水氣,甚至是文中的比興手法,婉約意境的營造,都使江蘇網文具有一種風格性的江蘇特征。比如女頻網文作家藍色獅的《錦衣之下》,作品中盡是綿延不斷的江南水鄉的氣息、江南市井生活的氣息,如開篇是:“十二彎,不大的小鎮,因有河口的優勢,每年春日都有成群結隊的刀魚到此處產卵。本地人自不必說,路過此地的旅人客商,坐下來歇腳用飯時,也都要嘗嘗鮮美的刀魚。”故事在此種背景下展開,在整體上呈現出一種江南的婉約風格。

      有時則體現為一種文化底蘊。

      例如天如玉的《丞相不敢當》以“王謝堂前燕”的典故寫起。

      “出宮門后一路往南,先后過大司馬門、宣陽門、朱雀門,二人車馬在繁華的秦淮河畔停了下來。

      謝殊住在秦淮河北岸的烏衣巷,衛屹之的大司馬府則位于城東青溪。百姓們都以為這二人是偶然同行至此停車作別,不想竟瞧見謝丞相從自己車輿上走了下來,遣退了一干護衛,然后提著衣擺登上了武陵王的車駕,二人同乘一車,直往長干里去了。

      長干里住的都是平民百姓,這番舉動少不得惹來議論……

      作為平民百姓最密集的地帶,長干里最不缺的就是吃喝玩樂的玩意兒,沿路攤點無數,各類貨物琳瑯滿目,行人如織,嘈雜的吆喝聲響成一片,噴香的、油膩的,各種味道都往鼻子里鉆。”

      《女恩師》則化用了“衣冠南渡”“東山再起”等典故。

      “司馬瑨立在長長的堤壩上,背后便是白晃晃的水面,水面那頭是江北一望無際的良田。十二年前江北士族就是從那里一路殺過來,渡過了江水,攻入了建康。”

      天如玉不僅努力在地圖上還原建康周邊,而且擅長書寫以建康中人為代表的風流意態。

      “春歸秣陵樹,人老建康城。”褒衣博帶,羽扇輕搖,曲水流觴,擊筑而歌。男子散發踩屐,談玄論佛,把臂而游。女子面孔鮮活,行事不拘,可擲瓜果盈車??芍^是在文化風貌上抵達了“建康”。

      再如姞文創作了《琉璃世琉璃塔》《歌鹿鳴》《朝天闕》《瞻玉堂》《長干里》等多部作品,以大報恩寺遺址公園、明故宮、江南貢院、朝天宮、瞻園、明城墻等多處南京著名文化景點為原型,講述“秦淮故事”,被讀者稱為南京的文化使者。

      以上種種都表明江蘇籍網絡文學作家的創作具有鮮明的地域性特征。他們的創作也讓網文世界中存在著一個不可忽視的“文學江蘇”。

    欧美日韩在线精品视频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