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ack id="mm1g5"><ins id="mm1g5"></ins></track>

    <mark id="mm1g5"><big id="mm1g5"></big></mark><track id="mm1g5"></track>
    <b id="mm1g5"></b>
  • 女警花變身網絡作家 借古代奇女子折射現代女性獨立精神

    來源:北京頭條客戶端 | 張恩杰 (2021-06-10 14:56) 5955471

      

      她叫天下歸元,本名盧菁,曾是江蘇鎮江一位女警花,有著20年的從警生涯,治安巡邏、抓賭抓嫖緝毒工作都干過?,F在她是鎮江市文聯的一名專職作家,但她尚未將自己熟悉的領域書寫成警事偵探小說,而是另辟蹊徑,創作《扶搖》《凰權》等多部古風言情傳奇小說,塑造了一個又一個具有現當代獨立女性之精神的古代傳奇女子。

      就在最近,天下歸元最新創作的網絡小說《辭天驕》在瀟湘書院上線,北青-北京頭條記者在上海專訪了她。談及這部新作背后的人物設計及精神內核,她表示,在新作里,女主角鐵慈的身份地位在她已發表的所有書當中是最高的,她是一位皇太女,但她依舊處于被封建皇權男性所俯視的地位。“我通過對這些古代奇女子的書寫,就是想表現一種自我渴求平等、尊重和可選擇自由的權利。”

      談新作人物設計:嘗試男女性別反串會導致什么樣的樂趣

      對于《辭天驕》的創作靈感和小說人物設計,天下歸元表示,她搞創作寫了十幾年,很多東西就像水一樣很自然地流出來。而在主角人物設置方面,其實有一個反串的設計,女主角在某種程度上是女扮男裝,男主角是男扮女裝,因為各自的身份身世等方面的原因,導致了彼此性格的反串。

      “想到這一點是因為那段時間我一直在網上瀏覽沖浪,發覺目前年輕的讀者們常用一個詞叫‘反差萌’。我就想嘗試一下,在一個短期之內,男女彼此性別反串,有可能會導致什么樣的碰撞與樂趣?”天下歸元稱,因為這本身就是一件很有樂趣的事情,在彼此欺騙或者說在彼此都不知道對方真實性別的情況下,女人是如何去履行男人的職責,而男人如何去做一個女人。“當然最后性別肯定是要重新去調換回來的,每個人都要各回本位,不過角色體驗本身就是比較有碰撞,這就是樂趣點所在。”

      另據天下歸元介紹,《辭天驕》中女主角鐵慈這個身份,是她所創作的所有女主角當中身份最高的。“因為以前我喜歡寫草根逆襲,對于網絡小說來說是一個比較受歡迎的梗。草根一步步往上走的時候,讀者也會比較有代入感。但是創作這本書的時候我就在想,我之前有一本書中女主角是一個比較強硬的帶著男性氣質的女性,因為她太過于強硬而讓人覺得太過于冷峻。所以這次我就想綜合一下,寫一個非常有魅力的女性,帶有一點點的男性氣質,但她本身是溫和親切的,能夠包容一切的。”

      天下歸元認為,一直以來女性很少在整個社會群體里面處于一個完全的領導地位,總的來說目前應該還算是男權社會。而她所設定的這個女性是屬于男權社會的頂端,但同時還要承受男權社會對她的歧視和責難,亦或是另一方面的審視。“這種情況下如何去維持自我表現自己,同時將這些男性收攏在你自己的羽翼之下,也就等于說她去扮演了一個男性的角色,但同時也不失去女性的溫柔。” 天下歸元表示,她當時想寫的就是這樣一個人物。

      論作品精神內核:借古代奇女子來折射現當代女性精神

      在天下歸元的過往作品里,總是透著一種權力的色彩,包括《扶搖》《凰權》,還有《辭天驕》,這是基于怎么樣的一種創作背景呢?

      對此,天下歸元解釋稱:一方面是因為她從小喜歡看歷史,對古風傳奇類相對來說比較熟悉與擅長一點,人總是要寫自己擅長的東西;另一方面跟現實有關系,她內心潛意識里希望女性能夠獲得更高的地位和更大的舞臺,希望女性有走上去,被所有人看見,并且有掌握一定的權力的機會。“這是我內心某一個想法的折射,不是說我自己想要去向往權力,而是說我希望整個女性群體在這個社會當中會擁有更高的地位。”

      天下歸元進一步補充說明,其實她創作的小說中,所有的人物設計都有一個內核所在,都有相應的聯系性。她一直書寫的就是獨立女性,雖然是寫的是古代傳奇女子,其實是現當代的女性精神的一種折射,就是說書中女性所有的精神實質是從現當代優秀女性身上吸取的。

      “比如說我筆下的扶搖是一個比較瀟灑的人物,有點小痞氣,但她的骨子里面是一個非常強大而勇敢的人物。另外包括鳳知微,也包括這本新書的女主角鐵慈,她一路去抗爭,去捍衛自己本身的生存權的時候,她所表現出來的一切其實就是一個女性在一個困難又狹隘的環境里面,如何去掙扎出屬于自己的一個天地來。”天下歸元稱,她過往的書里面所有女性表現出來的其實就是一種渴求平等、渴求尊重和選擇自由的權利。

      談從警對作品的影響:在警校里女生是一個相對弱勢的群體

      對于過往作品所反映出的精神內核是否與自己的從警生涯及職業性格有關系?天下歸元表示,是有一定的關系,警察生涯的確對她個人的性格形成有很大的影響。“我當警察當了17年,再算上警校就讀的時間,那就20年往上了,這足可以改變一個人的內在。我這個人性格比較強勢,不會依賴任何人,更不會依賴男性,我所有的事業就像我小說所說的話,‘孤的天下,孤自己掙’,所有東西我靠自己來獲得。”

      天下歸元還透露,在招警考試中,女警察往往是很難錄取的,但她那時選擇了孤注一擲。而在警校里面,女生占比僅20%,是一個相對弱勢的群體。“如何去做一個優秀的職業女性,既重于工作本質,也能表現出自我認同與價值,這是現在的職業女性應該去思考的東西,也是我這些作品里面的人物去思考與面對的。”

      那么作為當代女警察,是如何將女性特有的細膩情感融入到這些古代言情小說中?天下歸元稱,她覺得女警察身份和她的愛情沒有太大關系,因為女警察只是一種職業。作為女警察,她所擁有的對愛情的向往和其他的女孩是一樣的,該細膩的時候細膩,該粗放的時候粗放。“我自己是怎么融進去的,因為我就是一個不依賴于愛情但同時也向往愛情的人。我曾經跟人家說,小說其實是對愛情一種夢幻的寄托,我們所勾畫的是一些很美好的烏托邦一樣的東西,現實生活里有時可能沒有那么美好的愛情,但總要有一些美好的東西展現給別人看。”

      令記者疑惑的是,天下歸元有20年的從警生涯,完全可以將這些經歷作為現實題材去創作警事偵探小說,為何她不去寫自己所熟悉的專業領域,卻另辟蹊徑創作多部古風言情小說呢?天下歸元回應稱,因為當時她還是警察,作為警察想寫刑偵題材有很多很難觸碰的敏感點。“如果你想去深入地寫,帶有迫切態度去寫的話,就需要更多的平衡。而我想寫得更復雜一點,更貼近社會現實與人性,就比較難,所以我遲遲沒動筆。”

      天下歸元同時表示,其實她在作品里面也有對警察職業的一種投射。無論是破案,還是偵查,抑或是警察職業所表現出來的精神也好,古今一同,都是可以體現的。她所創作的小說雖然是虛構的,但并不是無根之木,也不是天空之城,而是扎根于地,跟現實有一定關聯的,只有這樣才會擊中讀者內心引起共鳴。“我現在離開了警察職業,成為了專職作家,再過幾年我的思想閱歷更成熟一些,我可能會專門寫一部警事偵探小說。”

      談作品IP改編:是一種好風向,但不要一擁而上

      對于自己創作的網絡小說《扶搖》《凰權》被IP改編成影視劇,在天下歸元看來,這是一種大勢所趨。“好的優秀的作品被影視圈看中去挖掘,然后把它影視化,其實是一個很好的風向。但是由于前兩年是改編的大潮,現在就都要收斂一點,如果急著一擁而上,很可能導致作品在改編過程當中沒有得到應有的最妥善的對待。”

      天下歸元認為,有很多作品寫得是挺好的,但是改編當中發生的因素太多,導致改編走偏的因素也很多,所以到最后出來的作品未必都能盡如人意,這是一個很遺憾的事情。“我覺得這件事本身是好的,但是需要所有人靜下心來去做,因為它是一個大家群策群力、所有人共同努力的作品。”

      對于原著作者來說,會否擔心IP改編后的影視劇失去原著中一些原汁原味的東西?演員的表演技巧能否貼合原著里對人物的刻畫?天下歸元稱,其實她從來也沒有奢望過要原汁原味,在改編過程中,因為各方面的原因去有所增刪與改變是非常正常的事,她都能理解。“關鍵問題是在劇本改編環節,我自己參與過編劇的,我很清楚這里面存在的變數太多,有的時候不是某一個人的事,也不是某一群人的事。另外我們是不會去評點演員的演技這方面的事情的,因為還輪不到我們去考慮這件事情,所以演技我從來沒有想過。好在那兩部改編自我作品的電視劇選的演員都還挺不錯的,在演技上面沒有什么好讓你去擔憂的事情。”

    欧美日韩在线精品视频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