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ack id="mm1g5"><ins id="mm1g5"></ins></track>

    <mark id="mm1g5"><big id="mm1g5"></big></mark><track id="mm1g5"></track>
    <b id="mm1g5"></b>
  • 丁捷推薦兩部主題創作新書

    (2021-11-17 11:42) 5962459

    青春不朽

    ——潘惠明著《少年英烈張一郎》代序

    作者 丁捷

      閱讀潘惠明的兒童文學《少年英烈張一郎》,讓我想起作家席慕容說過的一句話:青春是一本太倉促的書,還沒完全展現,就匆匆過去了。而有些人的少年青春,就凝固在那短暫一刻,一剎那的發光發熱,璀璨絢爛,照耀著夜空,為驅除黎明前的黑暗增添了一絲曙光。張一郎就是這樣一位讓短暫青春釋放無限光華的少年英雄。

      小說敘述的是抗日戰爭時期,南京溧水的少年張一郎悲慘的童年及他自發走上抗日道路,為國捐軀的光輝人生。這是一部基于真人真事的紀實小說。張一郎(1928-1944)乳名小鍋子,南京溧水區沙河村人。他的事跡曾在我蘇浙軍區政治部1945年3月25日出版的《蘇南報》上刊登。這篇《橫山民兵故事之一“一郎不死”》的專題新聞,介紹張一郎烈士短暫的一生,并有組織上將他生前的“亭山區沙河游擊小組”改名為“一郎游擊小組”的決定,號召人們永遠紀念這位少年英雄。作家潘惠明被相關史料打動,懷著對家鄉先烈的崇敬,通過詳盡的資料加工、合理的細節設計、生動的語言描述,還原了少年英雄眼里的歷史和心里的成長——日本兵肆意殘害南京父老鄉親的暴行,罄竹難書;由此引發主人翁的驚恐之念、仇恨之情和斗爭之志,催化了一個英雄的誕生。

      小說尤其注重“催化”這一偉大過程的描述。英雄從來都不是天生的,苦難和屈辱,讓青春驚醒,最后升華,進入壯麗的境界。小說的高潮是15-16歲的張一郎在最艱難時刻的心理變化、在日漸覺醒后的果敢行動。他和游擊小組部分隊員到沙河動員群眾參軍,被便衣特務發現并報告日軍溧水警備隊,日偽軍出動70多人將沙河一帶圍住,張一郎以弱小的身軀,做出掩護戰友撤退、壯烈犧牲自我的壯舉。他爆發出來的巨大能量,跟他的年齡幾乎不相稱。然而,這的確是真實的,這也是選擇史料人物進行小說形象塑造,產生的獨到之美與文學說服力。

      張一郎的文學形象有著豐滿的精神血肉。這部作品雖然出自史料,卻沒有困于史料的粗放。潘惠明以細膩的文學筆觸,向人物人生細處雕琢,向人物命運深處掘進。作者駕馭的人物對話特別生動,俏皮的孩子語言,讓讀者穿越時空,身臨其境。孩子的命運從夢開始,沙河小學是孩子純真的上學夢兌現的地方,喚起的是孩子的希望和未來信心,這是命運美好的開篇。然而侵略者卻硬生生的搗毀了這一切。孩子失去了陽光、校園和朗朗書聲。他們的命運隨著國破,急轉直下,不得不卷入他們這個年齡不該承受的恥辱和危亡。但是,中華民族遇強則強、不屈不撓的精神,恰恰被這種坎坷激活,小小的孩童心里升騰起保家衛國、反抗侵略,爭取民族獨立、解放的火苗。張一郎的人格濃縮著中華國格,因而這個形象有著沉甸甸的分量,有著出人意料的積蓄力和爆發力。

      張一郎的文學形象,也凝結著溧水這片大地雄心。少年英雄的成長足跡,離不開真實的鄉土歷史環境。沙河小學、偽警察所、“葉開泰”藥店、溧水城、城隍廟會等等,這些在溧水大地上曾經真實存在的處所,構成了少年英雄的成長環境。他們影響著張一郎的心靈發育,干預著他精神的走向。作者熟悉和善于營造特定歷史時期濃厚的溧水鄉土氣息,正義和邪惡的交織,光榮與恥辱的并存,散發在人物的周身,從外部內化,塑造著人物的靈魂。終于,人性本善和鄉情本厚,激勵出少年決心舍棄個人小利、追求民族大義的雄心。我們為什么深深愛著生養我們的土地,深深愛著這片土地上的親人,因為是土地給了我們生命,給了我們靈魂,賦予我們神奇的力量。大地與血脈,是養育出新的一代人愛心的基礎,是人類最原始、最偉大的力量源泉,只要我們腳踏實地,與人民為伍,人性中最美好、最堅強的意志一定能被喚起。

      這部作品是一本很好的青春教科書。作者通過特定時期少年的成長奇跡,揭示出小小少年與大英雄之間的偉大邏輯,激勵我們當代青少年自覺地、始終不渝地弘揚自強不息、艱苦奮斗精神,堅定地與時代同步伐,與祖國共命運,與人民齊奮斗,積極投身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洪流。作家潘惠明以老一輩愛護年輕一代成長的拳拳之心、殷殷之情,為我們呈現出的種種人生精彩,有著積極的現實意義。我們不妨把這部作品,作為過往青春的沉鐘,來激發時代后生的響鼓。

      古希臘思想家蘇格拉底曾說過:世界上最快樂的事,莫過于為理想而奮斗。理想是人們獲得輝煌成就的強大動力之一,而堅定的信念則是人們精神大廈的支柱,人生如屋,信念如柱,柱折則屋塌,柱堅則屋固。只要沉鐘未銹,必然響鼓鏗鏘。青春匆匆,但潘惠明為我們“復活”出的張一郎告訴我們,青春可以延展不息,青春可以獲得高端意義上的不朽。

    (來源:《江蘇作家》2021年第5期)

    《傳承者》序

    作者  丁捷

      傳承,從來都是一種曲高和寡的存在;傳承者,背對潮流,特立獨行,在固執而寂寞的行走中,蒼老著青春,燃燒了韶華,卻難得有人為之喝彩。只有歲月歷練者,跋涉了桑田,閱盡了滄海,才能撥開世俗的厚塵,頓悟并發掘其中的奇巧與光芒。這也是我讀了《傳承者》后,掩卷發出的第一聲感慨。

      如皋,我沉甸甸的故鄉,她的歷史,有文字記載就超過了2500年,這份崇文尚教的厚土,所積淀的人文營養無比豐富。許多事物,因傳承而有價值,逐漸成為人類所共享的財富。其中不少,我自年幼時便可如數家珍:絲毯、風箏、香袋、盆景,它們每一個都是編織我們那一代人童年美好的針線??上?,隨著科技的日新月異,我們的生活匯入大同的潮流。追新逐異,成為其后數代人的生活趣求,能在乎這些傳統美物的,已經是鳳毛麟角。每每想起這些,我都有揪心之痛惜。在這樣的情況下,聽說家鄉好友季健先生,帶領自己的徒弟,一直在搜集和傳揚這些遺產,感到非常欣慰。今日得知他的汗水已有結晶,成果成著。當幸得此書,忍不住細細捧讀。

      以新書開篇的絲毯紀實為例。絲毯自漢唐始創以來由興而衰,消失于清朝覆滅之際。上世紀七十年代,如皋的匠人們根據史載和極其有限的傳物,將其工藝重新復蘇。作者多次拜訪傳承人李玉坤大師,事無巨細地記錄下工藝復興過程中的每一個細節。采訪報告的詳實,配合上小說創作的經驗,跨越了五十年的絲毯復興之路,被賦予了演義一般的傳奇色彩。在紀實的基礎上,文學性、可讀性大大增強。不難看到,書里每一項傳承的前世今生,都像是一扇時空的窗戶,連通著現在和過去,讓我們的認知和感受,得以管中窺豹地從模糊到熟悉、從好奇到熱愛。這是傳承的魅力,也離不開文字的美麗,是作者真誠與才華的表達。

      一部能感動人、啟發人的好作品,一定預先有寫作人明晰的理性設計和強烈的情感帶入。聽說為了周到采訪,和獲取更多的第一手資料,作者沿著絲毯之路,走遍如皋內外的“絲毯之路”、“求醫之路”、“尋花之路”、“問香之路”;每次完成一個歷經曲折的采訪之后,回到家都會一邊和家人描述一邊感慨落淚,傳承者的艱辛、傳承者的無助,深深地感動了他們自己。而規劃這部作品的體例,提煉傳承者的品格與才情,是在許多夜深人靜的夜晚到凌晨這段時間完成的,這樣才能跳出喧鬧庸常的世界,以及小我的思想局限,進入一種科學理性的境界。這才使得,如此強大的共情并通達的力量,終于化作了筆下鏗鏘有力的文字。

      我想,這本書,應該首先讓傳承者們讀一讀。讓他們知曉,自己不是在黑暗中形單影只的獨行俠。這本書,應該讓年長者讀一讀,讓他們回味,那些午夜夢回的童年記憶中的風物,有人替他們銘記著。當然,最應該看一看這本書的,是當代的青少年,因為民族文化和精神的傳承,他們是主力軍,更是勝負手——梁啟超先生有言:今日之責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前些時候關于“后浪”的一段講演,讓大批中老年人,開始放下陳見、減輕擔憂,正面認識新一代年輕人。他們自信、堅強、無拘無束,身著民族服飾,在全世界的舞臺上、街巷中,盡情地展現我中華兒女的風采;他們活潑、開朗、朝氣蓬勃,懷揣改變世界的夢想,在科學技術、文化歷史等領域不斷攻堅;他們愛國尊先,保持著堅定不移的思想,代表中華民族向全世界發出獨立自強之聲……他們已經漸漸成為了我們這個民族的主心骨。我相信,當年輕人開始關注傳承,傳承事業本身就注入了無窮無盡的新鮮血液。

      少年輩出謂之華夏,青年壯志可以中國。傳承偉哉!期待晚輩后生,繼往開來;愿我泱泱中華,萬古長青。

      關乎傳承,關乎未來,感慨萬千。

     ?。▉碓矗骸督K作家》2021年第5期)

    欧美日韩在线精品视频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