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ack id="mm1g5"><ins id="mm1g5"></ins></track>

    <mark id="mm1g5"><big id="mm1g5"></big></mark><track id="mm1g5"></track>
    <b id="mm1g5"></b>
  • 關于徐良文《法律的陽光》的評論兩則

    (2021-11-15 09:09) 5962327

    龐瑞垠:陽光如此燦爛——評徐良文《法律的陽光》

           又逢新冠肆虐,自囚寒齋,有書作伴,倒也清閑自在。近讀徐良文新作《法律的陽光——法律援助與農民工維權實錄》頗為感慨,我不想用時下某些評論家濫用的“精品”、“力作”予以評價,只想說三個字:我欣賞。相信廣大讀者也會欣賞的。

      既然說欣賞,就不會沒有來由,看官勿躁,聽我慢慢道來。

      老拙曾在一篇文章中談過,一部報告文學作品是否能立得住,往往牽涉到幾個關鍵詞,那便是:發現、開掘、表述。

      良文是位著作頗豐的報告文學(含傳記文學)作家,又是位”老司法”,長期在司法系統工作,無疑具有豐厚的生活體驗與積累,照理說寫作反映司法題材的作品在他應是駕輕就熟,且成為其代表作。然而,檢視他近二十部作品,具有一定影響且給他帶來聲譽的卻是司法題材之外的《許世友傳》《惲代英傳》《傅小石傳》《黃孝慈傳》《紅禍》等,這讓人多少有點困惑。究其緣由,我想起蘇東坡的詩句:“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的確,不少人都有這樣的體驗,你在一個地方待久了,最初的新奇,慢慢變得習以為常,產生了“審美疲勞”,反倒對自己最為親近的生活中的美視而不見,因此激情不再,無從下筆。不知良文是不是也這樣?不過,作為一個有強烈社會責任感的作家,我注意到他還是寫了《女子監獄紀實》這樣關涉司法的作品。而這次《法律的陽光》的問世,可以被認作是他對此一頗具特色的題材的“發現”,自然也是他長期生活體驗和積累的“厚積薄發”,選定這一題材,寫好它,給法制文學領域帶來新的收獲,這正是人們所期許的。

      是的,這部作品寫的是法律援助和農民工維權。這種事,我聽說過,一知半解,看了作品這才弄明白了,所謂法律援助,乃是由政府設立的法律援助機構或者非政府設立的合法律所組織法律援助的律師,為經濟困難或特殊案件的人尤其是農村給予無償提供法律服務的一項法律保障制度。這是官方的定義,其中“尤其是農村”的提法應是針對中國國情(大批進城務工的農民工)的特定內涵。純粹的法律用語,盡管表述嚴謹,卻有點彎彎繞。而江蘇省法律援助基金會第一任理事長王霞林另有說法:法律援助就是政府出錢幫助打不起官司的窮人打官司。直白的表述,讓更多沒文化或少文化的受助者更容易明白。

      社會主義中國,“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共產黨就是靠窮人打天下奪取江山的。“為人民服務”是黨的初衷和奮斗目標,而今,為窮人打官司,也就是為人民服務。作品圍繞這樣的主題從不同的角度切入,在矛盾沖突中展現人物的性格和命運,由此彰顯法律援助的價值取向和真正意義。這對作家來說,既是義務又是責任,太值得了。

      但是這一題材并不好寫,落筆之前即面臨素材的收集和取舍,良文坦言:這是一件很繁雜且費力的事。的確如此,以2019年為例,江蘇13個市的法律援助機構辦理的援助案件即突破10萬件,達104467件,案件總量與全省常住人口比例達到萬分之十三。再說省法律援助基金會,2019年資助辦案1770件,惠及受援人9903人,涉及農民工討薪、工傷賠償、交通事故、遺產繼承……可謂名目繁多,涵蓋生活的方方面面。如此面廣量大,不可能也無必要包羅萬象什么都寫,這對作者是個挑戰。于是,反復對比、篩選,征詢有關方面的意見,最終選取了那些最能揭示事物本質、最為人民群眾所關注、最能體現法律援助精神的典型案例入書,以收到一斑窺全豹的效果,其余的只能割愛了,這也是藝術創作規律所要求的,但做起來著實不容易。經過作者的努力,書中關照到了南京、盱眙、常州、宜興等幾個城市,選定了南京1.16民工討薪被砍案、12.15民工討薪致殘案、法援周本富要債案、萬考貢死而復生案、廖德安鋁塵肺傷殘索賠案、個體老板李紅詐騙智障人案、6.8交通事故案、“生命同價、權利平等”——趙某夫婦交通事故死亡賠償案、未成年人趙小春盜竊案、法援五聾啞人兄妹討回公道案、等等,此外,還有援藏律師朱山、大企業慷慨解囊資助法援,事后資助轉變為事前資助的宜興模式……從這一系列事件的描述中,我們認識了王霞林、吳晶、翟潔君、汪晨、林國征、梁艷、孫春華、倪永保、楊耕、李宇明、郝秀鳳、徐宏偉等法援工作者以及相關的受援人;再有便是法援資助者孔德輝、胡傳業、沙勇等。作者飽含深情地展現了法援工作者和資助人的價值取向、人生坐標和人性光輝。他們所做的一件件、一樁樁、像一縷縷陽光沐浴著貧窮無助的弱者,是那么燦爛,又是那么溫暖,伸張了正義、阻斷了悲劇的延伸,挽救了一個人甚至一個家庭,在建立和完善中國式社會主義法很援助制度的事業中,做出了無私奉獻,令人在感佩之余,引發了對人生追求和價值觀的思考。

      我們通常所說的寫作中的開掘,不是那些疊加的高大上的語匯,而是指揭示事物未來的真實面貌,人物的立體形象,尤其是人物的精神境界,而這一切又都是經由作者對情節的設置、場景的描摹,人物的言行及人物事件的矛盾沖突中完成的,這般藝術處理,良文做到了。

      而著墨后的表述,作者采用了第三人稱的敘述、受援人的口述實錄、類似情景劇的電視展播等多種手法,沒拘泥于一招一式,這是應肯定的。

      文學是人學,這已是老生常談,卻又是必須遵從的?!斗傻年柟狻穼懥藥资畟€各有個性色彩的人物,其中孫春華、郝秀鳳、胡傳業,作者不吝筆墨、濃墨重彩地揮灑描繪,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第十一章“法律的溫度”,寫女律師郝秀鳳接手未成年人趙小春盜竊案,初到常州看守所會見趙小春的場面,人物之間的對話、心理活動、細膩深入,人性的碰撞讓人淚目。再有像資助人徐州廣達鐵路工程集團董事長胡傳業。是個特別有個性、特別有趣的人物,是我在別的文學作品中沒有見識過的,應被視為一個獨特的人物典型。

      這本書自始至終沒有一個貫穿到底的人物,然而,書中時隱時現的省法援基金會董事長王霞林實際上是一系列案件得以公正處理,基金會得以正常運轉的關鍵的人物。王霞林曾任江蘇省委常委、宣傳部長、后又任省人大副主任。任上即有很好的口碑。退休后投身法援事業,做規劃、定法規,搞宣傳、做募捐、探訪慰問受援人……親歷親為,務實盡責。廉潔奉公、兩袖清風,不顧年邁力衰,家中還有臥病在床的妻子需要照顧,無怨無悔、矢志不渝。這樣的老同志能不為他點贊?反觀有的老同志退休之后無所事事、牢騷滿腹、漠視法紀,甚至利用余威收禮斂財、觸碰法律,兩相對照怎不令人浩嘆不已!

      《漢書》的作者班固,司馬遷的衣缽傳人,他在評論司馬遷時說,司馬遷“其文直、其事核、不虛美、不隱惡,故謂之實錄”,惟此方寫就“究天人之擊,同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的《史記》。

      良文是受先賢之影響的,在頌揚公平正義的同時,也揭示了人間的丑惡枉法,陽光熠熠,陰霾亦顯,事物的兩面性兼顧到了。這就對了,正是我一直在報告文學作家面前提倡的。展讀全書后我萌生了一個想法,一直以來,人們對律師這一行當時有詬病,事實上謀私枉法的不良律師也屢有暴露,倘若書中擇一反面人物予以展現,既可反映司法界存在的真實,又可起到警示作用,我不知道這一提議能否得到良文的理解?有機會不妨切磋一番。

      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激情燃燒、政治生態、文學生態、開明寬松,報告文學一時間佳作迭出,異彩紛呈,直戳人心,我們的作家走近了司馬遷,而今報告文學作家越來越多,作品越寫越厚,多到目不暇給,一瞥而過,究其原因,恐怕和我們離司馬遷漸行漸遠不無關系吧!說起司馬遷高山仰止,無論做人、行文皆是亙古不變的標桿。時至今日,我們仍需賡續和發揚司馬遷秉筆實錄的傳統,膽識兼具地書寫時代風貌和人民心聲,為此,我們的作家尤其是報告文學作家委實要做出不懈而艱辛的努力!這也是我對《法律的陽關》之所以欣賞的原因之一。(來源:微信號“前哨午報”)

    (龐瑞垠著名作家,江蘇省報告文學終身成就獎獲得者)

    雷雨:但余一念在元元——徐良文《法律的陽光》讀札

      有一中學同學,高考報考學校,很有意思,他從中國政法大學一直到省內一所司法學校,全部是與法有關。為何如此?他悄悄告訴我,家中遭遇官司,明明有理,卻百口莫辯,輸得不明不白,如大山一樣壓得全家人喘不過氣來。家里人指望他學法、知法、懂法,將來能有出息,為家人,更為與他同樣的人,施以援手,有所幫助。此一樸素而令人震撼的考學動力,令我印象至深,難以忘懷?;匾暽贂r真隔世,但余一念在元元。為何會想起這樣的如煙往事?是因為國慶假期看過徐良文先生的新著《法律的陽光》之后,想起這一少年時光里的前塵舊事。

      彼皆刺口論世事,有力未免遭驅使。先生事業不可量,惟用法律自繩己。多年前,有一發生在蘇皖交界的民事訴訟案件,大致是在天長某縣,似乎有點小題大做。有一小說家就此寫了一篇小說《萬家訴訟》,被張藝謀改編為電影《秋菊打官司》,引人注目。徐良文《法律的陽光》中有一《我死過去40分鐘》,主人公喚做萬考貢,人在南京城南。他的遭遇,令人唏噓,但這樣的蒼生苦難,在太陽底下,不知凡幾。與萬考貢一樣遭遇如此塵肺職業病困擾的還有來自四川仁壽縣的廖家三兄弟,他們在宜興大浦鎮,罹患此種疾病。好在萬考貢與廖家三兄弟都得到了法律援助,總算蒼天有眼,結局差強人意,令人不無安慰。但如何進行維權?怎樣受到法律保護?法律何以能夠援助?徐良文多年關注法律援助與農民工維權這一重大問題,他經過深入采訪精心梳理,撰就《法律的陽光》,展示出一個個典型案例的曲折復雜,彰顯出中國法治建設與社會治理的篳路藍縷,體現出維護社會公平正義的大道之行,也切實具體地告訴世人文明進步的艱辛卓絕。

      不將法律作春秋,安得河南數國囚。莫道漢家雜王霸,十分商鞅半分周。公平正義不是上天的恩賜,需要法律的護佑與保駕。來自巴蜀的農民工王超在溧水一家中字頭的建筑公司打工,因被拖欠工資去向項目經理討要,非但被辱罵刁難,還被一幫身分不明的人砍掉了一只手。因為討薪而被斷手,這樣的事情竟然發生在光天化日之下。事情就這樣發生了,關鍵是如何處理面對?怎樣懲治囂張兇手?何以保障農民工權益?法律豈能沉默?徐良文深入采訪,細致了解,告訴世人,警醒社會,法律不會緘默,更不會遲到與缺席。王超的手最終又被接上,雖然畢竟留下殘疾,但法律的陽光還是給他一些溫暖與慰籍。江西農民工付行光到南京浦口區泰山街道某小區找老板索要工錢,被老板惱羞成怒揮刀砍頭,血流如注,不省人事。事情發生后,法院也已經判決,但如何執行?能否落地?一旦被裁定終結執行,正義何以伸張?公平如何體現?拿起法律的武器,不是一句輕飄飄的口號,落實到實處,貫徹的到位,還是需要不少必要的條件。但付行光一人獨在異鄉,父母都是不識字的農民?如何苛求他們熟練地運用法律武器?好在有法律援助,付行光及其家人還是有了較為圓滿的結果,他對社會還是心存一份希望與期待。

      法律作為維系社會正常運轉的最后一道屏障,不能讓善良與良知蒙垢。湖北黃岡農民工周本富在南京打工,也是遇到工頭欺騙刁難與拖延。他輕信工頭承諾,說是把拖欠款項轉給他后,再轉給工友們。但工頭卻言而無信,讓工友們誤會周本富。這位周本富賣掉房子,先把工錢墊付給工友,爾后來到南京討薪。這一番遭遇坎坷,受盡欺凌,真是不忍心以筆墨描述。周本富最終找到了法律援助,也就是幾萬塊錢啊,幾乎讓這一荊楚大漢走投無路,求告無門。事情辦結,周本富從家鄉寄來他表達心意的茶葉給有關方面,令人感慨動容。徐州沛縣60名農民工到甘肅天水打工,南京鼓樓恒瑞船員集體討薪,等等等等,普天之下,蕓蕓眾生,每時每刻都有多少如此事情與糾紛在發生,都需要法律的維護與裁定、執行啊?;窗岔祉敉醯赅l杜山村席正良一案,簡直就是一拍案驚奇。如此奇特的案件,如此特別的當事人,如此地跨江蘇與浙江海寧曠日持久的聚訟紛紜,長達七年之久,最終有了一個還算令人欣慰的結果。徐良文用一個作家的誠懇與嚴謹文字,細說端詳,錄以備忘,令人思考多多。此案對李紅其人的法網恢恢疏而不漏也再次表明,如此喪盡天良之人難逃法律的制栽,堪可告慰社會與蒙難者,也維護了法律的尊嚴。

      法律的尊嚴來自于其規則的公正,更源于其在實踐中的不斷臻于完善。古人說,宮中府中,俱為一體;陟罰臧否,不宜異同。但當前的中國是城鄉二元結構社會,有戶籍的限制,有種種身份的設定,因而在法律實踐中就有著諸多的區別與差異。安徽籍農民工趙某在南京打工多年,他們興沖沖把兒子接到南京過生日。孰料兩人騎著摩托車岀門上街給兒子買西瓜卻遭遇飛來橫禍,被車撞而死。遭此不幸,一個家庭,天塌地陷。如何賠償?何以撫慰?就此案件,法律人士提出了生命不同價的嚴峻問題。案例判決,令人滿意,固然有示范意義,但條文的修訂,則更為根本。王霞林就此歸納提出五條啟示,尤其是關于破除城鄉二元結構堅冰、構建消除排他性的開放社會、逐步建立公正合理的城鄉居民人身傷害賠償標準,可謂真知灼見,高屋建瓴,響鼓重錘,令人欽敬。

      讀書萬卷不讀律,致君堯舜知無術。法律援助需要大力弘揚與彰顯,更亟需專業人士、熱心人士的付出與耕耘。再神圣的法律,得不到執行,就會失去其威力與尊嚴,就會成為一紙空文。徐良文在《法律的陽光》中,多次出現安德門農民工法律援助工作站站長汪晨、江紅琴,還有盱眙的孫華春、常州的郝秀鳳與徐宏偉、以法律專業知識援藏的常州律師朱山等活躍在法律援助一線的律師們和法援工作者,還有為法律援助基金會貢獻力量的人們。但此路漫長,險阻多多,還需方方面面為此不懈努力,為需要者及時提供法律的支撐播撒法律的陽光,體現社會的文明進步。(來源:微信公眾號“鐘山文學學會”)

    (雷雨,著名評論家)

    欧美日韩在线精品视频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