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ack id="mm1g5"><ins id="mm1g5"></ins></track>

    <mark id="mm1g5"><big id="mm1g5"></big></mark><track id="mm1g5"></track>
    <b id="mm1g5"></b>
  • 遠心:“意象的錯搭”指向人性的悖論——讀黃梵先生《意象的帝國——詩的寫作課》

    (2021-10-11 09:50) 5960861

      “意象的帝國”的主角自然是“意象”。意象不僅是中國古代詩歌意境理論的范疇,也不僅是西方龐德為首的意象派的范疇,在中國現代詩歌寫作中也至關重要。黃梵老師的“黃氏理論”重新發現并總結意象,他說:“與人把身外之物審美化一樣,人也有把身內之物的情感、情緒、感覺等,審美化的需要”,“詩是一切寫作的起點和終點”,“詩的核心是意象”。那么,詩就是“意象的帝國”,同時“意象”儼然就是現代詩的“帝王”。這樣來重新確認意象與詩的關系,在黃老師的詩歌寫作課中,既是觀念、思想,又是方法論。從觀念來說,意象的背后是人性,“意象的錯搭”指向人性的悖論,意象論是有背景有深度的詩歌本體論;從創作方法論來說,黃老師認為寫詩是可以教的,用意象錯搭寫出句子、寫出詩意單元、進而寫出整首詩的過程,是一個可以迅速掌握,反復練習,并能不斷提高的有效方法。

      作為黃老師的學生,我寫詩二十年,同時也在大學教《現代詩歌美學與創作》課。跟著黃老師的課堂,重新走進詩歌寫作和詩歌認知。與其他初學者不同,對我來說,這個過程,就像回到了寫詩的嬰兒狀態。在南京夏日的“先鋒書店詩人之家”,每次課三到四個小練習一一實踐過,又回頭閱讀這本書,才更加清晰地把握全書的宗旨。

      20世紀初,龐德發現了漢字的意象特征。《漢字作為詩歌的媒介》一書中寫道:“漢字本身包含語言最高最難的功能:以形象表達意象,以物質傳達精神。”他創立了意象派,而意象派影響了歐美20世紀各個詩歌流派?;乜粗袊F代詩史百年進程,從胡適、徐志摩、戴望舒、李金發、鄭敏,到八十年代以來的北島、海子、舒婷、西川、于堅、歐陽江河等,中國現代詩的審美特性還在不斷生成和開拓中,而現代詩的意象特征,一直貫穿于詩歌發展流變中。在此基礎上,黃梵提出“意象的帝國”的概念,可謂接通了中國古代詩學和中西方現代詩學,是現代詩學對“意象”論的重新關注和總結。

      而黃老師并沒有緊緊停留在“意象”的圖像性、畫面感,或者相對陳舊的意境營造上,他提出了“意象的錯搭”,并用“意象的錯搭”指向“人性的悖論”,形成了詩歌本質論和詩歌寫作方法論。他解釋道:

      “這里的A和B,分別是兩個不太搭界的事物。正因為不太搭界,普通人沒事不會把兩者搭配在一起,所以,我才稱這種搭配叫錯搭……錯搭是把兩個舊事物并置在一起的簡單方法,它解決了人換眼的難點,即用新的眼光重新看待舊的事物……人天然追求安全,同時也追求冒險。人性悖論會要求詩歌并置事物時,尋找兩個不太搭界的事物,以便用兩個舊事物,能輕易并置出新事物。錯搭中使用的舊事物,因為人們常見、熟悉,體現了人對安全的追求,錯搭出的新事物,則迎合了人冒險的訴求,因為它新鮮、陌生。”

      現代詩歌寫作存在的基本合法性,應該就是創新性。而“意象的錯搭”解決的首先就是創新性。“人性的悖論”不僅僅體現在新舊,還體現在說與不說、美與丑、記憶與遺忘、前進與后退………等等各方面選擇和體驗的對立統一中。黃老師“意象的錯搭”論,正是用兩個初看不搭界的意象,指向了人性悖論中那些種種對立幽微的多重面向。“意象的錯搭”形成的美學效果是顯而易見又變化無窮的。我們說現代詩進入到人的內部世界,現代詩要有張力,要有自身的邏輯,不妨說,這種“意象的錯搭”形成的復雜指向正是人的內部感覺世界的意象表達,使得詩歌擁有了相向而馳或者背向而馳的張力,形成了詩歌獨特的由意象體系建構的邏輯。因此,“意象的錯搭”具有了詩歌本體論意義。這種體悟對于我這樣一個自發寫詩二十年的人來說,無論是觀念上還是寫作上,都是有意義的。

      黃老師把詩歌意象分成了客觀意象和主觀意象,主觀意象是“想象的、內心的圖景”,主觀意象的發現和創作,正是實現“意象的錯搭”的有效方法,也是現代詩產生“詩意”的慧眼所在。黃老師在意象錯搭論基礎上,提出了四種模式:

      模式①某場景中用錯搭模式替換某物;模式②A是B;模式③用B解釋A;模式④讓A去做A做不到的事

      A和B的關系,就是意象錯搭的關系。而具體錯搭的方法,這四種模式。在教學訓練中,黃老師先舉出那些符合模式的成功案例,再讓學生一個模式一個模式地寫句子。好多初學者驚訝于寫出的句子的新鮮和有效,進而開始反思自己對詩的理解,以前是停留在理性常識層面,而沒有進入現代詩意。一次一次的句子訓練中,逐漸打開了學生的思維,讓大家真正接受現代文學創作關注無意識、非理性領域的意義所在。其實看似是錯搭,反而用新鮮的感覺探測到了人性的復雜性與創造性。寫詩是表達自我,寫詩也是創造性認知自我,寫詩也變成了讓復雜人性投射出光束,照亮創作者和閱讀者。這樣的啟發,成為撬開每一個個體詩意體驗和表達的杠桿。

      有人會擔心,這四種模式會不會約束詩歌寫作?實際是,在創作實踐中,四種模式由句子到詩意單元,到詩歌整體,有無限的變體。黃老師也反復強調,意象錯搭、主觀意象的背后,一定是人性體悟,要貼著“修辭立其誠”的“誠”,個體的生命體悟在背后支撐,才能創造真正有意味的形式——一首好詩。從可以操作的入門訓練,到通過閱讀、體驗,不斷擴展深化詩歌創作,提高眼光和創作的整體內涵,這樣,從“意象的錯搭”到“意象的帝國”才成為可能。

      這本《意象的帝國》在中國的詩歌創意寫作教學史上,會產生重大影響。這源于建構在“意象的錯搭”詩歌本體論基礎上的教學實踐方法,對于教會人們寫詩特別有效。前幾年接觸到開設“創意寫作”專業的文學院院長,說他們開了創意寫作專業,卻沒有老師能教詩歌寫作課。我的詩歌課是美學鑒賞和創作各占一半,鑒于自身的創作和研究局限,并沒有找到太多教學生寫詩的具體訓練方法。據我了解,北師大、復旦、華東師范大學、上海大學、廣東外語外貿大學等都有創意寫作專業,也有不少詩人型學者在大學講授詩歌寫作課,但是真正像黃老師這樣實踐多年,已經培養出好多詩人,并把實踐經驗寫成具有可讀性和操作性的著作,這可能是第一部。這本書應該成為中國創意寫作專業現代詩歌寫作課的教材,也應該成為大學通識課的教材,還可以作為社會各層面詩歌寫作教學的教材。當然,有了這本教材,還需要有豐富的創作和研究經驗的詩人來授課,才能引導訓練初學者寫詩,寫出更好的現代詩。

      詩一直像個秘密,被“靈感”和“天才”等詞遮蔽。尤其現代漢語詩,走到21世紀以來,詩人的探索越來越深入,一般人離詩歌卻好像越來越遠。而黃老師的這本書,給了想要學寫詩和想要讀懂現代詩的人一把鑰匙。那些看似不著邊際的“意象的錯搭”,在主觀意象的情緒氛圍中,在詩歌整體的象征、隱喻、通感、結構中,正在指向來源于人性的多義表達。黃老師說:“詩歌形式背后的人性需要,總結為一句話:熟悉中的陌生。”“詩、文明的悖論、野心等,都來自悖論人性的挑動。”反復讀這些點睛之筆,再加上反復閱讀中外詩人的經典詩作,或許是我們進入“意象的帝國”的必經之路。

     

      遠心,本名趙娜,80。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評論家協會會員。文學博士,南京財經大學新聞學院副教授。2018年獲得內蒙古文學創作“索龍嘎”獎。出版詩集《一條草游蛇的故鄉》《我命中的棗紅馬》。詩文主要發表在《中國作家》《作品》《詩歌月刊》《星星》《揚子江詩刊》等。

    欧美日韩在线精品视频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