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ack id="mm1g5"><ins id="mm1g5"></ins></track>

    <mark id="mm1g5"><big id="mm1g5"></big></mark><track id="mm1g5"></track>
    <b id="mm1g5"></b>
  • 劉暢:作家、導演趙剛

    (2019-04-25 10:53) 5616000

      不經過拍電影,真難了解一個人,至少沒這么快把一個人暴露出來。

      和趙剛認識有十年,見面數得過來。第一次見到趙剛是在海波的藝事后素美術館舉辦的詩人楊健畫展開幕式上,那年我剛寫詩,到哪都帶相機。沿藝事后素美術館的鐵樓梯來到二樓會客室,沙發上圍坐一圈人,有韓東、默默、何平等。海波把我介紹給大家,坐在沙發上的趙剛面目慈祥的朝我點點頭。趙剛戴副老式黑框眼鏡,穿淺湖藍抓絨拉鏈外套,米色寬松褲子,腳上一雙濁色系戶外運動鞋。

      有幾次趙剛盡地主之誼,在南大附近上海路的魚羊鮮菜館,無什么要緊事,喊上南京幾個寫作的喝酒聊天。有時我盡地主之誼時也喊趙剛,他欣欣然陪吃陪喝,有時在我們的鼓動下,他仰脖閉眼,將音調到山坡,接下來,任由旁人如何鼓動,他不再唱下去。

      去年九月,趙剛發來短信:幫我畫兩張素描好嗎。我說好的。不知為什么就答應他。問他用哪,說用在電影里。問誰的電影?他說自己的。我說那更要支持。再見面時,趙剛一邊聊天一邊確定劇組人員,當說到需要美術指導時,他極其客氣的對我說:劉老師,就委屈你了。令人不能拒絕。他還用類似方法,僅一個電話,就請來威尼斯電影節影帝韓三明出演配角。

      作家是寂寞的事業。作家寫作除了貓較少被看到,但趙剛不養寵物,因此連貓也無法看見。據趙剛說,他早晨醒來,不吃不喝不洗臉,從床上直接挪到電腦前的椅子上,不進入一點現實生活。作家趙剛成為導演趙剛后,一段時間內與劇組人員朝夕相處,首要是稱謂的變化,作家朋友們向他套近乎:趙導,能否客串個出租車司機?導演趙剛摸起桌上的打火機,“啪”的點著一支香煙,讓煙霧模糊了臉龐。

      告訴你們,他這電影和打火機有關,電影名叫《在城市不快樂的原因分析》。為此,他用一個精致的裝葡萄酒的木箱裝上他多年收藏的各款打火機,箱子由一個女助理拎著;為此,他總是一副深沉模樣,令女助理戰戰兢兢。

      導演趙剛邊抽煙邊拿著保溫杯,時而旋轉開杯蓋喝一口。他坐在監控器前像機器修理工。他有時站起來說幾句,聲音不大,主要和男主角說。他在意男主角的表演,以至于在某種程度上忽略女主角。他說之所以挑選剛從南藝民族舞系畢業的男生擔任男一號,因男演員剛失戀,和電影里學舞蹈的男一遭遇大抵相同。

      有次趙剛發脾氣,在浦口火車站有段吻戲,女主角反復入不了戲。眼看夕陽照得鐵軌發燙快要吞噬耐心,趙剛從監控器旁的凳子上站起,他戴黑框眼鏡,穿汗衫,和那條著名的幾十年款式顏色不變的米色休閑褲(后來聽說是購買數條同款的輪換穿),留給人們一個倔強的背影。不茍言笑不善言談的趙剛站在浦口火車站站臺邊,面向鐵軌,結結巴巴、惡狠狠的對女主角說:如果下一條再不過,你就麻煩了!究竟怎么個麻煩,誰也不知道,因此都被震懾住。趙剛又咆哮著點醒男主角:不就一下子么,把她脖子往手邊一扳,不就成了么。說著,趙剛跳下站臺,拿男主角做示范,女主角臉頰下方的咬肌微微跳動。當男主角再次擁著女主角慢慢蹲在鐵軌上時,趙剛露出笑容。

      有關具體細節安排,趙剛不多做交待,劇組人員難免著急。有天拍攝時裝店的戲,打開劇本一看,有個女老板的角色。制片急忙打電話問趙剛:演女老板的人呢。“讓劉暢演”,他又在電話里對我說:“你的戲也很好”。一天下午拍男主角在頤和路追出租車的戲,根據劇組工作流程,每場戲的服裝都要提前準備好并且定妝,男主角到劇組帶來一個旅行箱,放著他看得過眼的衣服、鞋。我把男主角箱子里的衣服翻來倒去也沒找到適合這場戲的衣服,只好向劇組人員借了襯衫、褲子讓男主角換上,化妝師為男主角化好妝后,男主角照照鏡子說,果真像結了婚有小孩面目憔悴的。來到拍攝現場,正趕上從家中稍事休息回到劇組的趙剛。他站在馬路牙子上,從包里掏出件皺皺巴巴的土紅、土黃拼色汗衫,一條同樣皺皺巴巴深湖蘭寬松七分褲,一雙拖鞋。男主角一看蒙了。趙剛對男主角說,換上試試嘛。男主角換上后劇組的人笑個不停,說像從印度來的。男主角沮喪著臉向我哀求:救救我呀,美術指導,你可是美學擔當??!

      攝影機開動,導演趙剛圍著路中心安全島慢跑做示范。傍晚的陽光透過梧桐樹葉照向頤和路建筑的圍墻、地面,樹蔭中點點金黃。趙剛抬頭挺胸,在公交車、小車、電動車之間夾著胳膊慢跑。這才想起趙剛愛好跑步、足球。當他圍著中心島慢跑時,四周的車輛在他身邊迂回前行,接著又有新的車輛加進來。男主角出現在鏡頭里,背景綠樹蔭蔭,土紅色調汗衫柔和又醒目,一時間時光回轉,年輕時的趙剛奔跑而來。

      數天后電影封鏡,男主角蹲在地上哭了,此是后話。

      再說說趙剛的小說。我終于找到一本他的小說集《活在樹上的狗》。字里行間,安于現狀卻時常想要逃離,意欲背叛卻又屈從忍耐,戲諧調侃間充斥著揮之不去的離愁。一個人的文字是他真正的生活,如果,你在南京云南路、大方巷、上海路一帶溜達,看到一個身穿淺湖蘭抓絨上衣、米色休閑褲,腰部挺直,走路像踩在云中的男的背影,他就是趙剛。

    欧美日韩在线精品视频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