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ack id="mm1g5"><ins id="mm1g5"></ins></track>

    <mark id="mm1g5"><big id="mm1g5"></big></mark><track id="mm1g5"></track>
    <b id="mm1g5"></b>
  • 《給孤島的羊毛裙》(短篇小說集)

    (2022-01-06 12:23) 5964717

      一、基本信息

      1)書名:給孤島的羊毛裙

      2)類別:短篇小說集

      3)作者:葛芳                       

      4)定價:48.00元                                 

      5)開本:32開

      6)頁數:280

      7)ISBN:978-7-5594-4154-6

      8)出版社: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

      9)上市時間:2021年8月

      二、編輯推薦

      葛芳的語言水汽彌漫,煙雨朦朧,這是以前給我的印象,現在其文體意識越發自覺和寬廣,不再滿足于被語言罩住,精巧而從容地深入故事的核心,甚至暗含內在的遒勁。——作家 羅偉章

      葛芳的寫作性格兼具南方的細膩與北方的粗糲。她的敘述語言能夠兼容臺灣散文小說式的徐緩和內陸廣袤中原的野性與粗獷。——評論家 傅元峰

      葛芳在描寫人的困厄之時給予了作品人道主義的悲憫并感同身受,亦揭示了哪怕身無長物的最普通的人的生命的攢勁生長的力量。小說的字里行間,便充盈著這滋長的聲音——那是南方野草生長的聲音,卑賤、微渺、然而頑強。—— 作家  何立偉

      三、內容簡介

      本書收錄了蘇州作家葛芳的8部中短篇小說,包括《一夜長途》《夢經》《安放》等篇目。葛芳小說中展現的往往是一個平凡的世界——沒有壯麗的、令人震驚的事情,只有家長里短、柴米油鹽醬醋茶之類的日?,嵤?。她所描寫的小市民,盡管不起眼,但并不隨波逐流,他們有自己一以貫之的生活理念和道德信仰。哲思與現實在她的筆下糾纏不休,輕與重,罪與罰,此岸與彼岸,現實與遠方,生活與藝術,都交叉融為一體,往往引發讀者進一步的思考。

      四、作者簡介

      葛芳: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江蘇省作協簽約作家,曾獲第四屆“紫金山文學獎”和第五屆“冰心散文獎”。出版散文集《隱約江南》《漫游者的邊境》、小說集《六如偈》《白色之城》等作品?,F居蘇州。

      五、文學評論

    南方野草生長的聲音

    ——讀葛芳小說集《給孤島的羊毛裙》

    何立偉

      讀葛芳小說之前,整個疫情期間,出門不便,斜斜窩在一只舊沙發里重讀經典,剛剛又讀了遍 《紅樓夢》,唏噓小半日,夜里做夢都夢到白茫茫大地真干凈,醒來只覺得是五蘊皆空。接著便來讀魯迅夫子的 《吶喊》,也再一次遇到了我特別喜歡的一篇 “故鄉”。講到時隔二十年,迅哥兒回到故鄉,看到童年時給過他無盡新奇同快活的玩伴閏土,竟分明地恭敬地叫他做“老爺”。魯迅夫子寫道:“我似乎打了一個寒噤;我就知道,我們之間已經隔了一層可悲的厚障壁了。我也說不出話。”讀到此處我心里一沉,生活摧人如此,真真也是說不出話來。

      葛芳的小說我以前并沒有讀過。這次讀了 《雜花生樹》 《長路山》《伊索阿索》 《金蘭橋》 《給孤島的羊毛裙》諸篇,氤氤氳氳在心里頭積聚并漸漸升騰起來的情緒,與之前讀 “紅樓”,讀 “故鄉”,庶幾近之,有一份沉痛,有一份悲哀,同時亦有一份虛寂同無常。那么,中國的文學,是不是有一種情緒,像長江水一般,從古至今,汩汩流淌,一以貫之呢? 對生命的觀照,對人性的悲憫,對生存中普通百姓的遭際與苦厄的泣訴,對命運的偶然與必然的昭示,對人在社會強力面前的無奈與脆弱的狀寫,是不是中國文學主旨的一脈相承呢?

      葛芳小說,我讀到的都是中短篇,既傳統又現代。前者如上述,后者則是大量描述了作品中人物的幻覺、幻想、夢魘、意象和夸張的主觀心理反射同放大到近乎荒誕的通感,結構上也是隨意、舒展、符合生活本身的節奏,又每每在結尾處來它個驚人之筆,且意外,且釋然。感觀上是當代生活的浪奔浪流,口味上是茶與咖啡的混合,氣息上呢,是南方的艷陽同梅雨,是閭巷深處的潮濕。對的,葛芳的小說是南方的小說。她塑造的人物,都是南方的男人同女人,是南方底層社會的無頭蒼蠅一樣的人生,這些人物,被時代的離心機甩到了社會的邊緣,每向中心靠攏一步,都要付出沉重的甚至是生命的代價。

      葛芳小說讀來貌似輕松,讀完之后卻要掩卷嘆息。這是中國的富豪、中產階級,并主流媒體視野之外的生活,七零八落的生活,骯臟瑣屑的生活,用盡氣力也搏不到幸福的生活,望不到盡頭也望不到希望的生活。那么這些小說是灰暗的嗎? 未必。葛芳在描寫人的困厄之時給予了作品人道主義的悲憫并感同身受,亦揭示了哪怕身無長物的最普通的人的生命的攢勁生長的力量。這種力量在每一個主人公身上,無論是白晝的努力中同夜晚的睡夢中,無時無刻不在暗暗滋長。小說的字里行間,便充盈著這滋長的聲音———那是南方的野草生長的聲音,卑賤、微渺,然而頑強。

      還是說說具體的作品吧。 《伊索阿索》的主人公叫簡春華,一個離了婚,靠賣體力償債的沉默寡言并相當羸弱的男人,這個世界唯有一個對他不錯的名叫阿珍的陪酒女,她為他離婚,并打算為他的家族續香火。他的生活一團糟,卻又茍安、寡欲,困居在法慧寺巷的陋室里,侍奉年邁多病的老母。他也有過曾經值得夸耀的家族背景,家族雖早已敗落,但也遺傳給了他一脈不錯的心氣同善良,讓他對哪怕不堪的日子,對在底層社會掙扎的親人與相好,都懷有一份責任,為使她們生活得更好一點,也使自己無愧于她們,他寧愿為老板頂包坐牢,去兌換超過他體力與能力的物質回報。最后,老板的承諾兌現沒有,小說并沒有交代。但小說的邏輯暗示我,只怕是竹籃打水一場空。法慧寺巷,就充滿了南方小鎮的潮濕霉氣。人在這里生活,所有的時間都是長霉的。

      《長路山》是篇 “二人轉”小說,兩位主人公,以第一人稱交替著講述自己的故事。其實是一個叫喬大偉的男人和一個叫陳全的女人的內心獨白。這篇小說可以看成一幕舞臺話劇,就是兩個人對觀眾的敞露心扉。前者是地位低下的圖書館職員,后者是一心想自由浪漫的詩人。他們在長路山相遇,產生曖昧,又若即若離。分手之后沒有往來,卻又彼此牽掛。但這篇小說著意處并非男女之間的糾葛關系,而是寫了兩個人面對生活壓力的內心不止息的掙扎、困惑、躁動、向往,和各自的青天白日夢。這夢來自現實,又逃離現實,因此是多么的不切實際。他們都是現實巨大的巖石面前的雞蛋,一擊便碎。小說的結尾是喬大偉假扮游客,在長路山的彩虹路上投下大量石頭,致使在山道上飆哈雷摩托的三位青年嚴重受傷。這結局讓人意外,卻又在情理中。你得想想,人被逼得如此瘋狂,究竟是什么原因?

      葛芳擅長于描述人的青天白日夢。夢醒時分人的那一份失落同絕望,在社會中困獸猶斗的人,誰沒有經歷過呢?《金蘭橋》寫小人物朱安,老婆跟人跑了 (還不同意離婚),大兒子見不到,小兒子被老婆送回陜西老家,同樣難見到 (描寫見了一回,短暫而傷感)。無業,寄住在好兄弟趙斌處,打牌贏一點錢就花光,跟趙斌陪客戶喝酒,為的是能簽下業務大單。嗜睡,醉了酒能昏睡三天。又總是做夢,像莊生一樣,把夢同現實混淆一處,邊界模糊。他在夢中殺了給他染上性病的妓女,也在非夢非醒中用尼龍繩勒死了義結金蘭的兄弟趙斌,因為趙斌手里有了一張剛剛打入了二十萬的銀行卡。他要的幸福,或許就在這張銀行卡里。這樣的結尾,同樣讓人意外,又讓人覺得是那么回事。人生從好夢墜入噩夢,同問:究竟是什么原因?

      《給孤島的羊毛裙》也是一篇讓人憂傷的小說,描寫了一位名叫小玉的技校女生的青春期幾天內的遭遇。 “小玉”是好聽的名字,就像白玉蘭一樣,卻綻開在社會、學校同家庭攪和成一團的泥淖里,生理心理俱被摧殘,而又無奈地選擇妥協同逃避。她的同學趙鳳則更像是一朵惡之花,被社會同時也被自己膨脹的欲望毀滅,落到了塵埃里。小玉對她從厭惡到同情,到同病相憐,對她的被迫輟學寄予深情思念,并給太湖孤島上的她郵去她不知收不收得到的過冬的羊毛裙和皮靴。這善良的女孩子,青春期同樣充滿了幻覺,那些不祥的、惡魘般的幻覺。這些幻覺從頭至尾壓抑著那發育不充分的身體同心靈。這篇小說的精彩,就在于她種種怪誕不經的幻覺。在這篇小說里,青春是一種病———社會病。對小玉這樣的生命個體來說,還是一種災難,令人惋惜同痛心的災難。

      人生都是具體的,給小說這門古老的藝術有了無盡施展的空間。千差萬別,異象紛呈,也正是小說的魅力所在。注目當下,注目被漠視的人生,注目微不足道的生命個體,注目陽光照不見的社會角落,這也是一個良知作家的職責。時代的畫廊里,不只是掛著不平凡的人的畫像,還有另外的眾生相,或許更叫人深思和回味。它讓我們知道,幸福不是恩惠,也不是隨便通過努力便可以抓牢在手的。幸福是一種權利,但這個社會每一個具體的人,如何才能正當地理直氣壯地得到她呢? 葛芳小說,或許給人帶來的,正是這樣的思考。

    2020.5.25  長沙

    欧美日韩在线精品视频二区